展颜

〖喻叶〗羁绊



  叶修捂着发烫的脸跑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前辈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我都知道哦。”
  那句大胆的话还萦绕在耳边,直到现在都逼得叶修耳根子红。

  他可不敢相信,往常温润如玉的喻文州竟然会挑逗人了。

  “哥都退役了,放过我吧。”
  苦笑着拍了拍脸,叶修转身离开。
  而在暗处,一双清亮的眼眸看着叶修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回到包厢,叶修在最暗的角落处坐下,安静地看着其他人划酒拳。
  而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和叶修紧紧挨在一起,头无意识地搁在了叶修的肩膀上。

  “好热……”
  喃喃地说了一句,喻文州闭着眼开始扯脖子上的领带,嘴唇贴在叶修的锁骨上轻轻呼气。

  “文州,别在这睡。”
  一阵酥麻传遍全身,叶修连忙伸出右手按住喻文州扯领带的手,左手则把喻文州的脑袋推远了点。

  “不要。”
  喻文州似乎很不满叶修的动作,被推开之后整个人扑过来,将叶修抱了个满怀。

  “呃,你……你别乱蹭。”
  叶修感觉脸又发烫了,用手推着喻文州的肩膀,但喻文州怎样都不愿意撒手,手还圈着叶修的腰。

  两人在角落里扭来扭去,不过大家没太注意,所以喻文州更是得寸进尺地吃豆腐。

  “……!”
  叶修刚低头想说些什么,喻文州就抬起了头,一瞬间空气安静下来。

  两人的唇贴在了一起。

  叶修整个人愣住了,而喻文州伸出舌尖撬开他的牙关,引得叶修的舌头被动地跟着他搅动。叶修接连喘息了几声后,喻文州手伸进叶修的衣服里,手指一直向上摸到了胸前的红缨处。

  还没进行更深的一步,叶修像是惊醒似的推开喻文州,喻文州一个不稳拽着桌布坐倒在地上,被拽下来的杯子纷纷摔了个粉碎。旁边的人被这动静一惊,都安静下来朝角落看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诶我家队长怎么坐在地上呢?叶修叶修叶修,你咋不说话?”
  黄少天从人群里探出头,本是想走过去扶喻文州起来,喻文州却自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打了个招呼往外走去。

  “我不太舒服,先走了。”

  “正巧,哥突然有事,走了。”
  见喻文州摇摇晃晃地消失在眼前,叶修也找了个借口,慌忙追了出去。

  “那路上小心啊。”
  黄少天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地出去感觉怪怪的,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回到座位上继续飙歌。


  万一喻文州路上耍起酒疯,不小心被警察抓住就完了。
  叶修这样想着,脚下的速度快了许多。

  虽然是这么想,但出了包厢叶修就有点晕。找来找去不到出口,东跑跑西看看,最后还是人家服务员指路才出了酒店。


  可等他出了酒店,喻文州连人影都没看见,顿时急了。

  “靠!人去哪了?喻文州――喻文州――”
  叶修一边喊着名字一边四下张望,走着走着到了一座桥上,看见喻文州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桥栏上张着双臂,看起来像是要跳下去一样。

  “等等!!”
  叶修想也没想冲过去抱住喻文州的腰,把人拼命往回拉。
  而突然被抱住的喻文州怔了怔,感觉到熟悉的声音和身后传来的温度后,他转回身看着叶修。

  “叶…修?”
  凉凉的夜风吹过脸颊,喻文州眼神迷茫地看着叶修,似乎不敢相信叶修就在自己面前,抬手轻轻抚着叶修的脸。

  “还记得哥啊?那刚刚怎么想不开呢?”
  叶修没好气地看着他,甩开手要走,却被喻文州抓住了。

  “我没有想不开,只是很困。”
  认真地看着叶修的眼睛,喻文州从桥栏上滑下来。

  “哥还以为你怎么呢……”
  叶修小声地嘟囔着,而喻文州突然像脱了力般,整个人朝他倒下。
  被突然地压住,叶修有些重心不稳地坐倒在地上,喻文州则压在他的身上,呼吸渐渐延长,似乎睡着了。

  叶修推了他几把都没见他醒,只好把人先掀在旁边,自己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再将喻文州的手搭在肩上,扶着他去找车。
  最终两人搭了的士回去。

  由于喻文州睡得太沉,叶修半天挪不动,只好和的士司机合力将人抬回家里。

  正巧今天最近叶秋和叶父叶母都不在家,他们要到下个星期才旅游回来。
  叶修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喻文州,陷入了沉思。

  家里好像没有客房,那到底是让喻文州躺沙发呢还是躺自己房里?
  看着喻文州翻了个身,整个人“啪叽”一下掉下沙发的样子,叶修最终决定将人抬到自己房里。

  等叶修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将喻文州挪上自己的床后,问题来了。

  面前这个男人面色通红地扯着自己的领带,外套被胡乱拽下来了一半,却不肯好好地睡觉,该怎么办?
  不太会照料人的叶修感觉自己遇到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选择。

――tbc――

  选择一、随便喻文州躺着到天亮
  选择二、闭上眼扒了喻文州,给他草草地洗个澡
  选择三、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2)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爬墙飞快,若有喜欢的坑请务必打断我的腿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