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朵朵

【周叶】迷巷3

我……我很喜欢你……哼的曲子。
                                                ――周泽楷

  自那次以后,周爷爷将周泽楷看得很紧,有时怕他孤独就喊来云莫和他玩,只是对其他小孩子防备得紧。
  大概是阿甲上次欺负人过了头,同去的小孩子因为没有说周泽楷走丢了的事情,一个个都被父母拎回家打了屁股,自然对周泽楷有点后怕。

  总之,周泽楷再也没去过林子里玩,连鱼塘都只能远远地坐在窗户上看着。

  “泽楷――你看,我钓到虾了!”
  鱼塘边的云莫举起手中的小龙虾晃了晃,周泽楷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继续想自己的事了。

  见周泽楷不说话,云莫挠了挠后脑勺,然后继续坐在在鱼塘边钓鱼。

  “周爷爷,唱戏的船来村子里了,泽楷这个城里来的孩子还没见过哩,让他去看看吧。”
  一天晚上,云莫穿着整齐的衣服站在周家门外喊了好久,周爷爷迟疑不定地看着周泽楷的反应,而周泽楷听到这话想起那天叶修唱的曲儿,不禁笑得眉眼弯弯。

  “周儿,你去吧。莫小子,可别再把人带丢了!”
  周爷爷终是松了口,云莫便冲进屋子里,拉着周泽楷的袖子往河边赶,还说周泽楷绝对不会后悔来,但周泽楷一路不说话,倒让云莫有些无趣。

 
  云莫和周泽楷搭上了同村乘坐大棚船后,周泽楷便坐在船尾看水面上飘飘荡荡的河灯,一旁实在憋不住嘴的云莫说道:

  “今天来了个漂亮的角儿!”

  “嗯。”
  周泽楷掀了一下眼皮,然后继续垂着眼。

  “听说他年纪蛮小,还摆架子说只演这一次。不过他也有傲的资本――那一身红衣加上本人天资聪慧,唱曲都像极了古时候唱红京城的君莫笑,自然有好多人来捧场。”

  云莫面色怪异地说着,原本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周泽楷突然拉住他问道:
  “君莫笑是谁?”

  “一个戏子,真实名字我也不知道。只听阿爷说过君莫笑原身是个男人――传闻说他有断袖之癖。”

  见周泽楷又陷入自己的世界里,云莫耸了耸肩,然后走到船头去了。

  君莫笑,请君莫要嘲笑我吗?还是另一番意思?
  但如果是叶修的话……他一定懂。
 

  很奇怪,第一次见到的人,却感觉是久别重逢,并且莫名地会选择信任呢。
  周泽楷这样想着,小脑袋却点啊点啊的,就在他快要睡着时,船停了,而云莫则跑过来将他摇醒。

  “开场喽――”
  台上主持的老爷子鼓足气吆喝了一声,周泽楷惊醒,周围人则拼命地拍着手掌煽动气氛。

  “铮铮铮――”
  台的角落出现一位弹琵琶的女孩,她垂着朦胧的脸,手指飞快地勾起节奏。

  “呀啊――我来也!”
  一身黑衣的老生从幕后冲来,不分由说地舞起棍棒,还时不时瞪几眼围着台子看戏的人。
  偏生一些老人们和年轻后生看得兴致勃勃,任小孩如何地闹也不摆桨了,拍掌声倒是此起彼伏。

  “哎呀!怎么是老生呢,我想看那个小君莫笑!”
  云莫有些惋惜地叫了一声,然后便回到船后和周泽楷一起发呆。

  “他在唱什么?”
  周泽楷有些迷茫地看着台上不停旋转的老生,好几次都和他眼神对上了,又很快撇开。

  “官逼民反的老桥段呗,总唱这个,大家还听得那么开心。”
  云莫撇撇嘴,直接躺在船板上数着天上的星星。

  周泽楷转过身子认真地看着舞台,老生也注意到他的视线,刻意地围着原地晃了几圈,然后转到另一边去了。
  风中传来铃铛的叮铃声,仔细看着之前老生转过的地方,一个穿着戏服的人正悄悄躲在那里。但周泽楷猛地睁大了眼睛,因为那个人是叶修――正探着脑袋看着他这边。

  叶修?
  他张着嘴无声地喊了一句,对面的叶修似乎知道他说了什么,用唇语回答了一句,然后离开了。

  待会来找你。
  叶修是这么说的,可周泽楷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好继续看着老生唱戏。

  老生唱完小生上来,小生转完青衣又咿呀了一阵,直到云莫悠悠转醒,然后和周围人一起嚷嚷着要看压轴戏子出来时,周泽楷都一直醒着。
  叶修今天在这,那他就是要要上台了,自己绝对不能睡着。

  音乐突然停止,台上的灯被熄灭了,周围一片黑暗,惹得人们有些不高兴。

  不知何时,水面上飘过一盏盏花灯,台上亮起了微微红光,有一人身姿缓步从纱幕之中走出来,清了清喉咙开口唱道:

  “悠悠~复~悠悠,昨日到~西~州!”
  二胡悠悠地拉开序幕,洞箫轻快地吹奏着,筝轻轻拨拉出水潮的声音,一切显得不乱,不杂。
   如此轻松的开场,使得浮躁的人们安下心来,笑意吟吟地看着那道红色的影子。周泽楷倒是没注意唱词,只觉得叶修这副模样实在惊艳,直直撞进了自己心里。

  光是一声低低的轻笑就让人醉了,等那上妆后的容貌露出来,人们齐齐拍掌喝彩,周泽楷甚至站起身子想看得更多,但因为年幼而被挤到了旁边。

  喧嚣很快被台上人的手势给压了下来。

  “西州~风色好,遥~见~武昌楼!”
  叶修微微倾了身子,然后露出那双玉手,握着长缎舞了起来。
  只要他所及之处略停顿,台子旁边演奏的人就越发激烈,叶修的声音越发清亮,委婉的声调把女子的怨诉出来,不仅使人听进心里去了,连眼睛也舍不得错过一分一秒。

  周泽楷恍惚间感觉,那个欲爱又恨,活泼可爱的女子形象,就活生生地呆在台上,偏偏叶修身为男性,却熟捻地将整首曲控制极好。
  随着唱词渐渐到了高潮部分,萧声到了诉情之处,叶修竟是多踱了几步,故意对着周泽楷眨了眨眼睛,然后模仿小女儿家别扭着的样子唱完了最后一句。

  “献丑了。”
  叶修笑着伏身谢幕,周泽楷也从恍惚中醒来,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云莫早笑开了怀。

  “今天咱周小公子开心了,不如再来一个!”
  云莫故意捏着嗓子叫了一声,大家也觉得周泽楷一路上沉闷了许久得新鲜一下,纷纷拍着掌叫道:

  “来一个!来一个!”
  民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老爷子跑上来和叶修交流了几句,经过叶修点头答应,老爷子又很高兴地告诉大家,这位小君莫笑愿意再唱一曲。

  “那……便唱我最熟练的西洲曲吧。”
  叶修眯了眼睛,然后背对着周泽楷,背对着众人,轻声咿呀着。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西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唱罢,叶修的肩膀微微颤抖,转过身来时以袖掩面向众人谢幕,然后踉跄着奔去了台后。
  周泽楷两条秀气的眉毛深深地打结在一起,这曲他在哪听过,甚至看过,但就是记不起来。他想去找叶修问个究竟,却不知身下的船已经往回走了。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南风若知道我的情意,请将它吹到西洲与他(相聚)!

  一道闪光划过大脑,周泽楷的眼前清亮起来。
  他一定,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叶修了。

  虽然只是一时的判断,他想见叶修,然后认定心中的猜想。

(其实叶修一开始的站位就是有寓意的,第一曲在台子偏南的位置唱毕,晚上起的又是西南风,在唱第二曲时背对着众人自身为东,西则指人群中的周泽楷。)

  “泽楷,你发什么愣?喂喂,你要掉进水里去了!”
  云莫见周泽楷一只脚悬在空中要踩进水里,急忙将人给拉了回来,却窥见水面正在冒气泡,于是好奇地趴在船板上想看个究竟。

  “……叶。”
  周泽楷坐在云莫的身边轻轻地吐了个字,云莫疑惑地回头,却被一个黑影打晕了。

  “小周,我来找你了。”
  黑影从水里爬上船有些缓慢,周泽楷主动给他搭了把手,他眉毛一挑,然后紧紧地握着周泽楷的手,借力坐到了船板上。
  两人第二次见面,叶修穿着戏服的中衣,浑身湿淋淋的有些狼狈,而周泽楷一身干净,端端正正地坐在叶修身边。

  “我……”
  两人同时开口,竟有些尴尬。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后来成了周叶二人最舍不得的回忆。

【题外话:第一次写唱剧,嗯,如果有专业人看出哪些错误了,请指点一二。顺带一提,更新有点乱,所以我是个很奇怪的人。】
 

评论
热度(20)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怜修惜叶」
「曲直」

© 凌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