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朵朵

【all叶】一醉方修

脑洞第二发

各种姿势表白你们是想闹啥样!

【韩叶】

“老韩?老韩??你回来了?” 
被敲门声惊醒的叶修揉着惺忪睡眼从沙发上爬起来,然后走到门口去开门。 

“……吵到你了?” 

韩文清的脸埋在黑暗中,没有先进门,而是把外套递给叶修。

  叶修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于是把人拉进了屋子。 

“你去睡吧,我待会过来。”

肉体重重倒在沙发上的声音让叶修有些担心,挂好韩文清的外套后他便走过去想看韩文清究竟怎么了。 

 

沙发上的韩文清紧紧地闭着眼睛,耳朵有点红,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又好像在忍着什么。

叶修凑过去用手摸了摸韩文清的脸,却被韩文清抓住了胳膊,整个人趴在了韩文清的身上,腰被他的双手紧紧地箍住。 

然,在闻到韩文清身上的酒味之后叶修便一瞬间清醒了,拼命地挣扎着要坐起来。 
 

“老韩你起来!给我去洗澡了再睡!不然明天我就跟叶秋回家!”

几次都没有挣脱韩文清的手臂,叶修气喘吁吁地用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脸,想让他清醒点。

 

“你说什么?”

韩文清突然睁开了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配上一副要吃人的脸让叶修抖了抖,但至少韩文清还是醒着的,所以叶修继续劝他洗了澡再睡也不迟。 

虽然叶修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话,但韩文清一句都没听进去,而是眯起眼睛,然后用手捏住叶修的下巴高高抬起。 

“我不要听这些……你之前说了什么。”

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韩文清的声线变得有些沙哑诱人。 

“什么?”

叶修的下巴被捏得有些疼,不禁忘记了自己现在处于下风。 

“你之前说过的。”

韩文清很不满意这种回答,于是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 

“你再不起来我就跟叶秋走?”

叶修猛然想起这句话,再一看韩文清的反应,心里顿时明了他吃醋了。 

“不准跑。”

霸道地将叶修的双手钳制,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啃上叶修的唇,结果一不小心咬狠了,疼得叶修嘶嘶地抽气。

 

“我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完,如果说要有个期限,那就是一辈子。”

叶修差点被韩文清吻得背过气,突然收到告白还有点懵,不过在韩文清将他的睡衣扒下来之后马上把感动收了回去。 

 

“等等……呜唔………我明天…还有…事……”

“那就明天说。” 
 

第二天,韩文清看着身下累得刚刚睡着的叶修,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他昨天晚上应该……没有暴露什么奇怪的癖好。

(题外话:放心吧韩队你是最温柔的一个。)

【周叶】

“叶修。”

叶修从浴室里出来后准备脱了衣服睡觉,大门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他的动作僵了僵,然后继续脱衣服。

刚回家的周泽楷突然跑了上来,从后面抱住叶修。

“你干什么去了。”

叶修转过去认真地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周泽楷却什么都不说,而是定定地看着叶修的眼睛。

“你...”

周泽楷话还没说完,整个人被叶修带着倒在床上。

“有酒的味道...小周你学会喝酒了?”

将鼻子凑到周泽楷的脖颈间闻了闻,叶修微微眯着眼睛,在昏暗的床头灯照耀下俯视着周泽楷。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叶修被周泽楷反压在床上,两腿被挤开,保持着很尴尬的姿势。

“......”

一把硬硬的东西将叶修的下巴抬起,将脆弱的脖颈暴露在周泽楷的面前。

而周泽楷似乎在欣赏珍宝一样,将脸凑得很近。

“等等这枪是哪里来的?”

叶修伸手摸了摸周泽楷右手上的东西,然后便被周泽楷抓住手放在心脏的位置。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拿枪。”

周泽楷一开口有些委屈,叶修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等着下一句话。

“但你是我的。”

下一句后周泽楷直接堵上了叶修的嘴,直到叶修软趴趴地任由他摆布才停下来。

“信我吗?枪给你,你不会杀我。”

周泽楷将身子往下压了压,将模型枪对准自己的心口,叶修看了看那把枪,然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小周你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哈——”

 将枪扔到一边,叶修伸手将周泽楷的脖子拉下,然后凑在周泽楷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些什么,周泽楷的眼睛顿时亮晶晶的。

“真的?”

“嗯...喂喂别这么急啊!”

枪王从不会放弃任何到手的机会,连招呼都不打就开始攻击了。

虽然说喝了酒之后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但却成功地和叶修大大增加了感情呢。

第二天周泽楷有些脸红地看着地上那把沾了奇怪液体的枪,然后拿出手机对某个人发了一句谢谢。

【喻叶】

“前辈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个地方吗?”

在黑暗和喘息中,喻文州停下了动作,轻轻地笑着说道。

“嗯...哈啊......我...怎么知道......”

叶修心里暗暗后悔让喻文州在酒席上多了喝点酒,结果刚把人扛回来准备去阳台抽根烟就被莫名其妙地压进旁边的储物间里了。

小小的储物间里放了几只箱子和一张床,喻文州和叶修两个人站在里面刚好满了,肉体挨着肉体让叶修有点喘不过气来。

喻文州突然睁开了眼睛,双手不知何时开始缓缓地在叶修身上游走。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般情景。


“如果你不猜一猜的话...我可是不会停下来的。”

指尖在锁骨处打了个圈,然后滑到叶修胸前的两点红缨处久久停留着。

“呜!我...耳朵吗?你好像每次都喜欢咬这里啊。”

“不对...答错了,要给点小惩罚呢。”

叶修颤栗了一下,然后感觉到自己的锁骨被不重不轻地咬了一口。

“唇?”

虽然带着想碰碰运气的语气又猜了一次,但叶修感觉自己又被咬了一下, 不过换了个地方,是脖子上。

“前辈真的不记得了吗...”

将脖子上的领带揭开,喻文州笑吟吟地将叶修的双手绑了起来。

“等等你冷静!是不是肩膀?还是...那个......呃......”

叶修一想起身上两个最敏感的地方,不禁有些慌。

“哪里?这里吗?还是这里?”

解开叶修的衬衣,喻文州低下头吻了吻左边的红缨,然后又逗弄右边的。

“...你走开。”

叶修将头埋进喻文州的颈窝,闷闷地用牙齿咬着喻文州的衣领。

“我喜欢...”

喻文州的声音渐渐低沉,小到只萦绕在叶修的耳边。

叶修眼睛突然睁大,然后呜咽着将手指紧紧地陷入喻文州的胳膊。

长挑的手指似乎很留恋那里的温热,直到叶修实在没有心情去反抗之后才抽出来。

“不要睡着了,专心面对我。”

虽然很想睡,但每次喻文州这么说注定要让叶修折腾一番。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被叶修踢下床,不过他很淡定地从地上爬起来,钻进了叶修蜗着的那团被子里。

【王叶】

“叶修,你来一下。”

站在阳台上醒酒的王杰希突然喊了一声,叶修应声而至。

“怎么了。”

看着王杰希站得挺直的背影,叶修有点觉得前三十分钟耍酒疯的那个人完全和面前这个人不是同一个。

三十分钟前。

王杰希和叶修回微草去看后辈,然后被拖着不让走,于是留下来吃了顿饭。

柳非悄悄打了个手势,其他人纷纷示意,端起酒杯给叶修敬酒。

王杰希拦了下来,勉勉强强喝了几杯就不动了。

突然他站起来,然后将水杯递给高英杰让他去倒水,高英杰倒完水回来将杯子给王杰希,王杰希接过之后便站在窗户旁边手一扬。

众人:“.......”

王杰希:“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众人:“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就这样吵吵闹闹了一会,直到高英杰说太晚了要回去,众人便纷纷找借口离开了。

招手喊了出租车后,叶修和王杰希很快到了家里。

然后王杰希站起来说要去阳台吹吹冷风,叶修则去浴室洗了把脸。

说实话...大半夜站在这里,屋内还亮着灯的,似乎就他们一家而已。

叶修复杂地看了一眼王杰希。

“爱妃,你看到了什么?”

王杰希搅着叶修,用手指着前方。

前方住户楼一片漆黑。

不过因为不想打击王杰希,叶修努力地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回答:

“星星。”

“不对。”

王杰希摇头。

“那是什么?”

叶修有点好笑地反问道。

“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这一嗓子只吼了一半,因为怕吵到别人家,叶修及时伸出手捂住王杰希的嘴。

“你说过,等天下大定就会呆在我身边。”

轻轻将叶修的手拿下,王杰希深情地看着叶修。

“我现在就在你身边。”

叶修撇过头接了下一句。

“所以我们睡觉吧。”

突然把叶修抱起来扛在肩上,王杰希大步朝浴室走去。

等等这剧情和刚刚不一样啊!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进了浴缸里。

“先洗个鸳鸯浴也不错。”

王杰希似笑非笑地扭开喷头的开关,喷射出的热水将两人淋了一头一脸。

 ......

夜晚还是很长滴,因为隔音效果太好的原因,最后我们也没能知道王杰希到底醉没醉。

【吴叶】

“小队长...我的小队长。”

吴雪峰靠在床头凝视着叶修的睡颜,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他的脸庞。

“啊...竟然没有穿衣服?还是没改习惯呢。”

掀开被子,大片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叶修似乎感觉有点冷,于是转了个身。

吴雪峰的手指从脊梁骨一直往下滑,叶修的身体也微微地颤抖着。

“还装睡?”

压在叶修的身上,吴雪峰凑近叶修的耳边轻轻呵着热气。

见他没有反应,吴雪峰索性把被子掀开,同叶修一起盖上被子。

“唔...雪峰...你回来得真晚啊。”

叶修抓住吴雪峰往他小腹探去的手,然后钻进吴雪峰的怀里。

“今天不一样...”

低头吻了吻叶修的额头,吴雪峰继续手上的动作。

“那里......唔......”

小声挣扎了一会叶修便不动了。

“叶修,忍一下,很快就...结束。”

“轻点啊...我一把年纪了腰疼。”

“你灌的什么?”

“说好很快结束的呢!”

“不行了...呜...”

第二天,吴雪峰依旧起得很早,一手搅着叶修,一手喂饭。

只不过叶修一直盯着床头的啤酒罐有些心不在焉,直到吴雪峰把它扔进垃圾桶才收回了目光。

【策叶】

“喝自己调的酒醉到回不来了,你还真是人才。”

叶修接到电话后便赶了过来,吴羽策正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

“醒醒,回家了。”

撩开吴羽策的长发,叶修拍了拍他的脸,却突然被吴羽策抓住了手腕。

“叶修...你别走啊。”

呢喃着从吧台上直起身子,吴羽策伸手将叶修拉进怀里。

“我带着你一起走。”

叶修牵着他的手往外走,路过舞台的时候突然走不动了。

他回头一看,吴羽策呆呆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舞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我退役了啊。”

吴羽策蹲下身,将头埋在臂弯里。

“是三年前的这一天吧。”

叶修挨着吴羽策蹲下来,望着门外的星空。

“放弃吗?”

叶修这样说道,吴羽策抬起头看着他,脸上还挂着眼泪。

“虽然说我们老了,可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侧过头吻了吻吴羽策脸上的眼泪,叶修平静地站起来,对着吴羽策张开双手。


“那你和我一起老?”

伸手抱住叶修,吴羽策突然笑了。

一醉梦今朝,有你在足矣。

评论(5)
热度(91)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怜修惜叶」
「曲直」

© 凌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