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死亡的残酷考验(大结局)

叶修篇:我无法相信,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喻文州篇:鱼儿宁愿沉寂水底也不再归来

周泽楷篇:沉默是最好的告别

王杰希篇:刻下的痛深忘于心

韩文清篇:阻拦犹豫的最后一道防线

苏沐秋篇:狗带不是你想阻止就能阻止

 

 

 

  你现在非常地紧张,手紧紧地捏在裙摆上。

 

  特别是每一抬头看向对面的那个人笑意盈盈的眼眸,你心中就有种想哭着扑上去摸摸他的感觉。

 

  虽然你已经经历过第二次从婴儿成长到现在,但还是压抑不了一些震惊。

 

 

 

  没错,你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更确切来说,这个世界是蝴蝶蓝创造的,而你是一位立了一个flag然后穿越的全职粉。

 

 

  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天,你坚持不懈地用三年约两个月的时间追完了全职高手这部小说。 

 

  期间,你经历了作者的拖更、和其他人一起集体月底疯狂砸月票、打赏钱和写长评等漫长追书史后,不仅能对每个角色的资料了如指掌,对每个细节倒背如流,甚至还买了周边,或是在每个角色过生日的时候写文祝贺。

 

  曾有一段时间,你也被别人称是个科普教科书。

 

 

  可有一天别人向你问起苏沐秋这个人的时候,你一时语塞,默默地逃避了这个问题。

 

  在蝴蝶蓝的笔下,关于苏沐秋的描写总是渺渺一笔地留下影子,或是昙花一现地活在别人的记忆里。

 

 

  你开始疯了一样地寻找他的痕迹。

 

  网络资料显示,他出生于1996年,具体月和日不详,于2015年夏天的一场车祸中不幸去世,具体时间也未知。

 

 

 

  他只出现过24章。

 

  他比叶修大一岁,比苏沐橙大四岁。

 

  小说里他是全枪系精通但英年早逝的少年天才,自我钻研创造了却邪和千机伞这两柄银装武器,最后将一叶之秋和君莫笑送上了荣耀竞技的舞台,只是他没来得及看到最后。

 

 

  有人无意间向你说起巅峰荣耀的是全职高手的外传,里面提到了苏沐秋,你立刻在网上买了全套,焦虑等待。

 

 

 

  一直到快递员轻轻敲响你家的门时,在你耳中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深呼吸,打开门,挂上45度角的微笑,你手速极快地收签之后就呯地一下关上了门。

 

  门外的快递员保持递东西的姿势一脸懵逼。

 

 

 

  在翻看的过程中,苏沐秋的性格很有趣,对于在荣耀这个游戏里的付出,他的热血和专注都不亚于任何一个人对荣耀的喜爱,甚至更强烈。

 

  为了能让苏沐橙安安稳稳地生活,写攻略、代练、倒卖装备等各种能赚钱的事情苏沐秋都干过,叶修那时候也和他一起这么做。

 

  

  不过最终的重心还是在装备编辑器上,因为是却邪、千机伞的发源,苏沐秋也下了不少功夫在上面。

 

  番外的结尾写,苏沐橙的视角说当时不会想到叶修出现在她和哥哥的生活里,甚至以后叶修是代替苏沐秋陪她走下去的人。

 

 

  你想起苏沐秋在最美好的年华就失去了生命,当即拍板立了个flag:

 

  “如果当初一切都开始改变,我宁愿是他能活下去!”

 

 

 

  然后你就穿越了。

 

 

  毫无征兆地,开场就是一群医生怜悯地看着育儿箱里的你,见你醒来也都放缓了表情。

 

  你潜意识中还记得之所以安安稳稳地躺这里是因为一双温暖的手将你抱起来。

 

  有几个人在交谈着什么,你挣扎着凑到透气孔旁偷听,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一个刚出生就被抛弃的婴儿,在这扭曲的时代里,养不起的人扔孩子都是常事,像自己这种还没冻死被别人发现的算幸运的。

 

  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等你的一切体能状态都正常后马上被送往孤儿院。

 

 

  孤儿院的院长是个很温柔的人,当即便答应收留你,办好了一切手续,你就安安稳稳地住了下来。

 

  这个地方似乎才建立不久,所以你是第一个送到这里的孩子。

 

  院长将你当亲生孩子看待,教你读书写字,偶尔奖励一两颗糖果,或者给你讲过去的故事。

 

 

 

  这种状态持续到第二批被送过来的孩子安定下来后改变了。

 

  那年你10岁。

 

 

  第二批是一对兄妹。

 

  大一点的是哥哥,小一点的是妹妹。

 

 

  因为院长姓苏,就给这两个孩子取了新名字。

 

  苏沐秋,苏沐橙。

 

 

  说起来还有个取名的小插曲,就是院长收留他们的时候是秋天,当时只有橙子可以拿来给他们做点心吃。

 

 

  当时你听到苏沐秋这个名字就跳脚了,急急忙忙跑出去看,不小心和外头进来的人撞在一起,咕噜咕噜地两人一起滚下了楼梯。

 

  你倒没有受什么伤,身下还有人给你当垫子。

 

 

  抬头一看,一个小女孩站在你和那人的面前不知所措地捂着嘴。

 

 

  “等...等等,你别......别误会!”

 

  你慌手慌脚地解释着,站起来时还不忘将地上那个人拉起来拍拍灰。

 

  好一会儿那人龇牙咧嘴地揉揉后脑勺,然后看向了你。

 

  你慌忙和小女孩解释了一下,然后转过去准备和那位和你一起摔下楼梯的少年道歉。

 

  可你一看到他的脸就愣了。

 

 

  “啊,小耀已经下来了吗?这两个孩子以后就是你的同伴了,要好好相处哦。”

 

  院长笑眯眯地抱着一叠资料出现,打破了沉静。

 

 

  “你,你是不是叫苏沐秋!”

 

  你紧张地抓住少年的胳膊,少年迷茫地看着你,然后点点头。

 

 

  “诶?原来小耀已经知道啦,这个男孩叫苏沐秋,那个小一点的女孩叫苏沐橙。”

 

  院长似乎有点小惊讶,但还是笑眯眯地回答道。

 

  你的脑子里炸开了一片,以至于你一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你顶着黑眼圈心情复杂且带着负罪感缓缓地下楼,然后坐在苏沐秋的对面吃早饭。

 

  少年苏沐秋似乎并没有错怪你的意思,还给你和苏沐橙都夹了菜。

 

  你紧张的样子让苏沐橙一直憋到吃完饭后才笑了出来。

 

  渐渐的你开始和苏沐秋苏沐橙俩兄妹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玩。

 

 

  玩熟的时候你们甚至开始作一些冒险游戏。

 

  比方说白天在花园里躲猫猫、中午在大院里爬树、晚上在院长休息的时候在走廊里玩捉鬼游戏。

 

 

  偶尔院长会给一些零花钱,你攒足了三根冰棍的钱之后便叫上苏沐秋和苏沐橙一起去离小院不算远的小店里买。

 

  糖水冰棍含在嘴里似乎也就那种淡淡的甜味道,可你由衷地感到好吃,特别是和苏家兄妹一起享受的时候。

 

 

  直到15岁的时候,你从来都没忘记的事情要发生了。

 

  只是发生的时候有点不合常理。

 

 

 

  按全职的剧情是孤儿院发生了变故苏家兄妹才开始流浪,再遇上叶修。

 

 

  可这个世界孤儿院的确发生了变故——院长被查出癌症晚期了,也到了退休的年龄,这个地方被撤销了孤儿院的名头,房子因为是院长本人所有的所以留了下来了,新的孤儿院换做别的地方重新建立了一个。  

 

 

  在搬迁之前,所有的孩子也要跟着走,档案资料手续等物品一箱一箱往卡车上搬。

 

 

 

  这时,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将苏沐秋和苏沐橙领养走了。

 

  按那个男人的描述来说,多年前苏沐秋和苏沐橙走失了,找了那么久终于找到真是很幸运,然后会给院长一大笔钱作为感谢云云之类的客套话。

 

 

  院长苦笑着签了最后一份收养文件手续。

 

 

  你怔怔地拉着苏沐橙的手,小姑娘似乎也很不高兴,死活抱着你不肯松手。

 

  那个男人很尴尬地站在一边,院长劝也没用,最后是苏沐秋将你们俩拉开的。

 

  少年上前轻轻地抱住你僵硬的身子,然后在你耳边说了一句话后便拉着苏沐橙离开了。

 

 

  蹲下身捂着脸,有热热的东西从指缝里滴了下来。

 

  院长咳嗽着了好一会才缓过来,然后蹲在你身边安慰你。

 

 

  这个世界完全变了,你所有盘算的计划都是无谓的空想,甚至偏离轨迹。

  你的心里只剩下害怕、恐惧,似乎什么都在被人时时刻刻地监视。

  命运第一次让你感到如此地畏惧和讨厌。

 

 

 

  你开始变得很懂事。

 

  每天早上出去买菜,然后回来做家务,下午做一些杂物的工作,晚上努力学习初中的课程。

 

 

  这种状态持续了5年。

 

 

  当初医生已经说院长活不了多久了,但因为你的坚持他一直撑到你上高中后才离世。

 

  天空阴沉得可怕,你垂头站在院长的墓碑前,一瞬间大雨滂沱,你却连伞都没有带。

 

  院长的墓碑上名字有些模糊了,你怎么擦,怎么去用力睁开眼睛看都不清楚。

 

 

  啊啊,也许是眼睛被雨水糊了吧。

  你颓废地坐倒在墓碑前,仰头望着天空,分不清眼睛里是热的还是冷的了。

 

 

  这世上唯一与你有联系的人死了,你却还在等。

  因为那一声“等我”,你坚持到现在。

 

 

  出了墓园,你站在路边朝计程车招手。

 

  不知是大雨太大司机没看见还是你存在感太低,计程车飞快地冲走了,溅了你一身的水。

 

 

 

  你好像没什么感觉,只是缓缓地徒步在路上走,一直走到家里。

 

  一回家就倒在门口,晕晕乎乎的没知觉了。

 

  醒来的时候,你发现合租的那位小哥正紧张地坐在你床前削苹果。

 

  因为那么大的房子空着没什么用,所以你贴了合租的广告,偶尔还可以收收零花钱。

 

 

  见你醒来了,合租的小哥连忙把手上削好的苹果放在盘子里,脸色红红地向你解释他只是碰巧将你带回家,衣服是请他姐姐来帮忙换的。

 

  你朝他笑了一下,然后起了床,准备去衣柜前找衣服时,他将一叠衣服递给你,然后匆匆地跑了出去。

 

 

  想了好一会,你才知道他是害羞女孩子在房里换衣服所以跑出去了。

 

 

  “你叫什么?我是......”

 

  换好了工作服出来,你却发现那位小哥也穿着和你同样的工作服,脸色惊讶地看着你。

 

  “我知道,你是小耀,我叫崇伦汇,我们好像是在同一家店打工啊。”

 

  笑嘻嘻地报了名字,崇伦汇很自然地拉着你去了楼下的餐厅。

 

 

  “诶?”

 

  “你才醒来肯定很饿,我姐走之前煮了粥,吃了之后在一起去上班吧。”

 

  你一脸茫然地被他压到椅子上坐着,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不一会儿,一碗粥放在你的面前,崇伦汇也端了一碗坐在你对面开始吃。

 

 

  可你却神游了,想到小时候的事情了。

 

 

  某天你和苏沐橙在外面淋了雨回来,结果你感冒了,苏沐橙因为被你披了外套所以淋得没那么多。

 

  当时你就简单地觉得把未来的联盟女神淋坏了就是世界公敌了。

 

 

  因为院长今天正好出去参加会议了,在这里苏沐秋现在就是最大,苏沐橙和你都被苏沐秋数落了一顿,然后两只一起被扔到浴室里洗澡。

 

 

  洗完澡你连饭都不吃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苏沐橙推了推你,叫你一起下去吃饭,你却连手都抬不起来。

 

  摸了摸你的额头,少女苏沐橙猛地从床上跳下去,迈开小短腿急急忙忙去找苏沐秋上来。

 

 

  然后你就烧的一塌糊涂,眼睛都睁不开。

  期间,你只感觉有人把你给托起来靠在床头坐着,然后给你灌药,虽然有点苦,但你还是咽下去了。

  躺下去后额头上就换了毛巾,你也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就是苏沐秋坐在床前给你削苹果兔子,苏沐橙则在旁边准备给你换毛巾,一看你醒来开心极了。

 

  苏沐秋见你醒来了,放下手中的刀和苹果,下楼端了一碗白粥上来。

 

  吃完粥后又是一轮灌药,你一直被灌了一个星期的药和粥才让苏沐秋的气消了,才盼到院长回来。

 

 

  见你在发呆,崇伦汇戳了戳你的脸才让你反应过来。

 

 

  “快点吃吧,待会冷了就不香了。”

 

  你吃着吃着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有10分钟迟到,你突然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好几次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崇伦汇似乎一点也不急,速度丝毫不减地吃完后还等着你。

 

 

 

  你觉得这些习惯都有点像以前的苏沐秋了,但不知从哪里起就感觉很奇怪。

 

 

  到了店里后,你发现崇伦汇挺受女孩子欢迎的,几乎往门口一站就有一批批姑娘前扑后继地杀过来,老板乐呵呵地坐在收银台后面数钱。

 

 

  你不自在地往崇伦汇那里瞥几眼,然后走到一个桌子前递菜单。

 

  “这位小姐...这位小姐?回神了,我要点这个。”

 

  一只手在你面前挥了挥,你反应过来后连忙朝那个客人道歉,写好了所点的甜品之后你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僵住了。

 

 

  “苏...苏沐秋?”

 

  你失声叫了出来,所有人都转过来看着你,你捂着嘴急急忙忙逃进了厨房。

 

  将单子递给厨师,直到东西做好了,你还是死活不肯出去。

 

  拜托前台服务的小烟帮你送单,结果她脸色惨白地找你借了一张姨妈巾然后冲进了厕所。

 

  其他姑娘们也忙着,你只好厚着脸皮,端起东西往外走。

 

 

  然后你就郑重其事地坐在苏沐秋的对面,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笑,轻轻搅动面前的咖啡,周围吃甜品的妹子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起来。

 

 

  “你和沐橙过的好吗?”

 

  你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

 

  苏沐秋手上的叉子狠狠地戳了一块蛋糕,然后慢慢地放入嘴中。

 

 

  “呃...我也过得很好。”

 

  由于你原本就对苏沐秋不怎么了解,只好凭着小时候的记忆断断续续地将一些事情,说道院长去世的事情时,你的眼神有些黯淡。

 

 

  “把你的衣服换了,跟我出去。”

 

  苏沐秋抬起头对你笑了一下,然后将叉子放在空盘里,拿起纸巾擦嘴。

 

  你跑进休息室锁了门,然后速度极快地换了衣服。

 

 

  一开门苏沐秋就站在外面,见你准备好了,直接拉起你往外走。

 

 

  “我还没请假啊......”

 

  快要被拉出甜品店时,你突然想起自己还没请假,准备折返回去却被苏沐秋的手拽了回来。

 

 

  “我帮你请了。”

 

  苏沐秋亲昵地将你抱在怀里,示威地看了一样甜品店里的某个人。

  那人眼神一直盯在你的身上,似乎很不甘,你也觉得有人在看着你,想回头却被苏沐秋挡住了。

 

 

  “今天陪我去玩吧。”

 

  苏沐秋拉着你离开了这里。

  

 

  “怎么找到我的?”

 

  像简单的小情侣约会一样,你和苏沐秋并排走在小街上,手里捧着小吃。

 

 

  “巧合吧。”

 

  苏沐秋将一块西瓜塞进你嘴里,眉眼弯弯地看着你。

 

 

  “唔...你也吃啊。”

 

  你将手上的小点心递到苏沐秋的嘴边,他也不避违,张嘴吃进口里,舌尖有意无意地滑过你的指尖。

 

 

  “去游湖吗?”

 

  跟着苏沐秋吃完一条街后,你想去看看风景,但苏沐秋却拒绝了。

 

 

  “天气看似很好,但是水并不是很安宁。”

 

  苏沐秋指了指湖通水的上游,你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去,很多船都停在避风港里,水速有意无意地加快,还冲倒了岸边的一颗小树。

 

 

  “那...去桥上挂锁?”

 

  “那么多锁挂上面,桥都被封了,不塌才怪。”

 

  苏沐秋将手机上的新闻翻给你看,你纳纳地说是。

 

 

  突然,你想起了什么,于是拉着苏沐秋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来。

 

 

  “你今年多少岁了?”

 

  “18,和你同年啊。”

 

  你突然不说话了,而是开始担心起来。

 

  原著里讲苏沐秋2015年正值18岁的夏天出了车祸,现在的时间点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车祸,和苏沐秋在哪一时间点会死亡,但你总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扭曲了。

 

 

  抬眼看了看自身和苏沐秋的四周,你心都凉了。

 

  无处可逃。

  十字路口,走哪边都可能出事。

 

 

  正当你沉思的时候,苏沐秋拉着你正在过马路。

 

  你一时没反应过来,竟然松了手。

 

  离你有三米远的苏沐秋疑惑地看着你,却转眼间被一辆车撞上,倒在你的面前。

 

 

 

  你惊恐地看着鲜血飞溅到你的裙子上。

 

  朝驾驶座上一看,开车的是一个正趴在方向盘上昏昏欲睡的人。

 

 

  周围传来各种尖叫和警笛的响声,地上的苏沐秋似乎还想说什么,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一下,朝你伸出的手苍白地在空中划了几下,然后垂落。

 

  你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是缓缓地跪下,将苏沐秋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给他擦脸上的灰。

  苏沐秋已经没有气息了,那双漂亮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血染了你一身。

 

  空洞的眼睛深处怨怪着自己,你尖利地发出哭声。

  

 

  突然,有个声音在呼喊着你。

 

  “想重来吗?找到一些重要的东西,也许就能救他了。但每重来一次,你就得忘记一些东西,即使这样,你愿意吗?愿意吗?”

 

 

  “愿意!我怎么不愿意!”

 

 

  “好好寻找吧。”

 

  

  重新来过,你没有在苏沐秋和苏沐橙来之前天天玩,而是趁院长外出时偷看档案。

 

 

  院长真的姓苏,叫苏明云。

 

  他是个很优秀的人,研究科学的,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在30岁就申请退休,正好在你被送过来之前就买了房子申请办孤儿院。

 

  政府看在他的功劳就允许了。

 

 

  然后是各种照片,你眼尖发现苏沐秋和苏沐橙小小的身影出现在照片中的人的身后。

 

  每一张每一张,苏沐秋和苏沐橙都会有意无意地“路过”照片。

 

 

  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为了拍苏沐秋的。

 

 

  院长回来了,你急急忙忙爬窗户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无所获啊。

 

 

  你叹息着,轻轻翻阅桌上的书籍。

  全是德文,看不懂,你只好作罢。

  

 

  而你这一行为,错过了一个机会。

 

 

  时间过得很快,你经历了院长离世、苏家兄妹被接走的悲伤和难过,再一次站到了这个与苏沐秋相遇的甜品店。

 

  崇伦汇还是站在门口招揽顾客,只是看你的眼神有些奇怪。

 

 

  你觉得躲没用,于是直接去找苏沐秋。

 

  他依旧拉着你从头走到尾,你想往回走,却发现不知何时又到了十字路口。

 

  苏沐秋自行松开了拉着你的手,踌躇了一会,才开口道:

 

  “我喜欢...”

 

 

  还没说完,那辆车打破了你和苏沐秋之间的沉默。

  场景又重现了。

 

 

  你看着苏沐秋缓缓地朝你倒下,被你抱在怀里,再到没有气息。

 

  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

  你身上被血染红了,却听到了声音。

 

 

  “那边的姑娘快点走——啊啊要撞人了————”

  

  缓缓地转过头,你看见一辆从未见过的车撞向你,然后你就失去了知觉。

 

 

 

  “再来一次吧,时间晚一点。”

 

  “好。”

 

  你听见那声音在你耳边劝了一遍又一遍,于是答应了。

 

 

  醒来的时候你正躺在院长的怀里,院长神色担忧地给你揉额头。

 

 

  你迷茫地想了想,好像是你爬到树上去摘苹果,然后摔下来了。

 

  之前你在干什么呢?

  总是想不起来,那就什么也不想了。

  你这样想着,于是就放松下来,赖在院长的怀里撒娇。

 

 

  遇到苏家兄妹时,你才想起来是要救苏沐秋的。

 

  这次你没有修理科,而是修文科。

 

 

  学了德语后,你翻开那本原封不动躺在桌子上的书。

 

  中文翻译为“浮士德”。

 

 

  因为不是很熟练,你读的磕磕巴巴。

 

 

  浮士德被魔鬼Mcphist诱惑,走上了悲剧的结局。

 

  开头的献词有很多词你都不认识,只好去问院长。

 

  院长皱了皱眉,然后将书收起来,说不适合你看。

 

 

  这次你还是在那家甜品店打工,只是你刻意避开了与崇伦汇在家门口的相遇,但还是避免不了在甜品店相遇。

 

 

  交谈了几句,你便遇上了苏沐秋,点单之后你再次和他坐在一起。

 

 

 

  这次你抢过话头,要求苏沐秋陪你去公园。

 

 

  你想,去公园总没什么事了吧。

  于是去了南山公园。

 

 

  去的路上,苏沐秋提起苏沐橙被他们所谓的父亲送出国了,说要打造成一位淑女。

 

  但他拒绝去了,因为还有一件事情没做。

 

  他说总是操心苏沐橙和你,从小到大一点也没变。

 

  你问他被接走时说的等我是什么意思,他沉默了。

 

 

  渐渐的他偏离人行道,然后就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你,说了一句你听不懂的话。

 

 

  “Und was verschwand, wird mir zu Wirklichkeiten.”

 

 

  在一辆车要冲过来时,你条件反射地冲到苏沐秋后面挡住,却没挡住前面。

 

  苏沐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

 

 

  ......

 

 

 

 

  重来,重来,重来。

 

  差不多要忘得一干二净了,你还是读着浮士德这本书。

 

 

  因为你就只记得这本书。

 

 

  献词的结尾说道:

 

  “我眼前的所有已遥遥退隐,迷茫的往事却一一现形”

 

  你感到很熟悉,但就是不知道从何而起。

 

 

  院长默默地死去,你终于看清了墓碑上的字。

 

 

 

  苏明云——苦痛更新,哀叹又生......

 

  很长的一句话,用德文深深地刻在上面,你却知道意思。

  浮士德的献词里提到过。

 

 

  这一世你没有出去打工,而是寻找苏沐秋。

 

  院长留下了一笔巨款让你继承,你只是签了字就继续读着浮士德去了。

 

 

 

  看完书之后,你在每一处每一块地方寻找一个人。

 

  有时候都忘记自己在寻找谁了。

 

 

 

  直到你看到苏沐秋站在马路边准备过去对面的甜品店,然后毫不犹豫地朝那里冲过去,在车要撞人的时候被你挡下了。

 

  苏沐秋怔怔地看着你倒在血泊里,缓缓蹲下身,然后颤抖着伸出手将你抱在怀里。

 

 

  “我喜欢你啊...”

 

  血将他的衣服染红,周围的人吓得说不出话来,警察们也很快地赶到现场了。

 

 

  “苏沐秋,我听到了,听到了哦......好好地...活下去。”

 

  你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最后一眼从苏沐秋的肩膀上看见,对面站着泪流满面的崇伦汇。

 

 

 

  结束了,你沉沉地睡去了。

 

  告诉苏沐秋好好地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你做到了。

 

 

  为什么,崇伦汇会哭呢?好像还看到院长的身影了,是来接自己的?

 

  人死前回想起以前很多很多忘记的事情,真的呢。

 

  你闭着眼,脸上却带着笑。

 

 

 

  苏沐秋最终活了下去。

 

  马路上他倒在一滩血里,衣服都染得鲜红的,身上却一点伤口都没有。

 

 

  警察说,他似乎喃喃地念着什么,但是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医生说,他一直在问小耀在哪里,小耀是谁。

 

 

  后来,苏沐秋慢慢地恢复了,出了国,和苏沐橙一起念留学。

 

 

  待他回来之时,一定能大放光彩吧,我确信是这样。

  这个故事也许结束了,也许还在继续。

——end——

写得好沉重...肩膀疼到没知觉

请不要寄刀片



评论(12)
热度(60)
  1. 彳亍苍苍展颜 转载了此文字

嘿,你好呀


前提!杂食!!慎点!!!
除了all叶,其他随缘杂食
要做一个纯爱清水写手【不存在】
一不小心吃了安利结果总是爬墙
【再吃一口就更新是不可能的】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