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番外】前尘如梦(下)

 正文  

  “叶修...你怎么了?”

 

  喻文州感觉心酸巴巴的。

 

  最近叶修都不愿意和他睡一起了,也不愿意让他喂饭,或者一起摘草药,再者亲亲都不给了。

 

 

  “我......没什么啊。”

 

  叶修皮肤本来就白,突然脸騰得变红,别扭的小模样被喻文州尽收眼底。

 

 

  “快来睡觉。”

 

  喻文州怎么也奈何不了叶修,只好强行施了个定身术将他打横抱起,然后一整晚把叶修压在身下。

 

 

  “文州你坏啊...”

 

  喃喃地说了一句梦话,叶修沉沉地睡着,身体不由自主地朝着喻文州贴近。

 

  这种僵硬的状态一直憋到冬天的时候完全爆发了。

 

 

  “我不要和你睡!我要好好修炼,现在开始静心!”

 

  叶修气呼呼地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跑了出来,直接端坐在门口的大树下。

 

  洞府内的喻文州脸色有些沉郁,第一次狠下心不管叶修。

 

  冷风将叶修燥热的脸给吹凉了,叶修想起自己和喻文州闹脾气,也不敢回去了,瑟瑟发抖地蜷缩在树下。

 

 

  渐渐的,叶修感觉自己的五感都被冰封了,眼皮打沉,怎么也睁不开。

 

  由于身子还是很瘦弱,扛不住这般寒冷,叶修恍惚间睡着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而且心越来越难受,喻文州终于忍不住走了出去。

 

 

  一看叶修可怜兮兮地缩在雪地里,喻文州气都消了大半,忙走上前将人抱在怀里。

 

  好一会叶修都没动静,喻文州摸了摸他的额头,心一沉。

 

 

  叶修自从被他养之后就没生过什么病了,这次又是发烧,无论怎么抱都是冰冷的。

 

  喻文州将衣服解开,然后将叶修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再将衣服包住外面。

 

  

  跌跌撞撞地抱着叶修回了洞府,喻文州脸色惨白地将叶修放进浴桶里,用灵力将水缸里的水煮热了之后便往里倒。

 

 

  大约泡了一个时辰,加上喻文州期间不停地加热水温,叶修的脸色变好了一些,喻文州将人捞出来擦干净,然后换了一身厚实的衣服给叶修穿上。

 

  做完这些之后,喻文州用备用草药熬了药,准备给叶修喂下时却老是被他吐出来。

 

 

  按了按太阳穴,喻文州仰头将药倒了一半在嘴里,然后托起叶修的头,嘴对嘴将药灌了进去。

 

  昏迷的叶修被苦味呛得直咳嗽,想把药吐出来却被喻文州用吻的方式逼了回去。

 

 

  剩下的喻文州也如法炮制地来了一遍,叶修喝了药之后睡得更沉了,呼吸也开始平缓了。

 

 

  第二天,叶修醒来,身体还是非常虚弱,但是无意识中还是感觉得到有人将自己抱了回来。

 

  转头看了一眼正在煮粥的喻文州,喻文州正好转头对上他的眼神。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叶修那点害羞劲儿又来了,将头往里转,结果不小心扭到了脖子,疼得眼泪汪汪。

 

 

  喻文州叹了口气,放下手上的事情,过来伸手帮叶修揉脖子。

 

 

  “文州,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叶修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细的和蚊子哼哼似得。

 

  狐狸是犬科动物,听觉自然灵敏的很,喻文州脸色没有一丝变化,只是默默地收回了手。

 

 

  “这几天我出去有事,你在家里乖乖等我,我让索克陪你。”

 

  喻文州草草地收拾了一下,喊来一只哈士奇模样的小狼妖陪着叶修,然后离开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落寞的背影,心里涩涩的,却开不了口让他留下。

 

 

  “索克...你说我该怎么办。”

 

  叶修将索克萨尔揽在怀里,无声眼泪轻轻地打湿了索克的皮毛。

 

  索克萨尔苦恼地看着叶修抱着他一直哭,也只能任由他抱着,直到他哭累了才叼着布片去浸了水,然后又跑回来给叶修擦脸。

 

 

  索克萨尔在叶修来这里之前就陪着喻文州很久了,自然知道自己的主人心里也是纠结万分。 

 

  而自从主人走后叶修就难受得不行,介于两人中间有什么样的情感,它实在无法去参与,只能尽其所能来安慰叶修。

 

 

  等叶修睡醒了,索克萨尔揭开还冒着热气的粥,用水勺勉强倒出了半碗粥,然后将碗顶在脑袋上给叶修送去。

 

  叶修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将粥接过,慢慢地吃着,不一会儿吃完了将碗给索克萨尔,索克萨尔立刻跑回去又盛了一碗粥。

 

 

  索克萨尔蹲坐在叶修面前,叶修噗嗤一笑,然后将粥往它面前推了推。

 

  疑惑地看着叶修,索克萨尔在叶修模仿了多次吃的动作后终于懂了意思,低头将粥喝了。

 

 

  过了几天,叶修心情好了,便带着索克萨尔在门口散散步。

 

  有时候索克萨尔发呆的时候在与喻文州交流叶修近期的情况,叶修便会往索克萨尔头上插一朵大红花,看起来非常的滑稽可笑。

 

  也有时候叶修自己已经会辨认一些草药,让索克萨尔顶着篮子接自己摘的草药拿回家,全都晒干了后放进储藏柜里。

 

 

  直到有一天,索克萨尔收到喻文州要回来的消息,就跟着叶修跑出了喻文州划的安全范围。

 

  密林间一些野生小妖很多,想接近叶修的都被索克萨尔吓跑了。

 

  叶修兴致勃勃地仰头去摘头顶的小野果,却没发现周围有人在接近。

 

 

 

  索克萨尔弓起身子龇牙咧嘴地对着叶修身后的树丛低声吼叫着,对方却丝毫没有退步,直径从哪里走了出来。

 

  叶修好奇地回头一看,对面那个人也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那个人穿着一身道士袍,手上拿着一把扫把,眼睛是绿色的,正皱着眉看着叶修。

 

 

  “你跟我回去吧。”

 

  那人上前一步,轻声说道。

 

 

  “啊?去哪里?”

 

  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个人,叶修只感觉心里叫喊着要快点离开这里,免得被这奇怪的人缠上。

 

 

  “回去,我们最终的家,你不记得了也是正常的,我是王杰希,你的挚友。”

 

  王杰希淡淡地瞥了一眼挡在叶修面前的索克萨尔,一甩扫把把索克萨尔抽开了。

 

  抓起叶修的手,王杰希正准备拉着他出这座山,叶修却反抗着不愿意走。

 

  如果不出这座山,是无法施飞行术的,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强行拖着叶修走了几十米。

 

 

  “哇——我不要走!我还要等文州回来的!你松开!”

 

  叶修死死抱住离自己最近的树,哇哇大哭起来。

 

 

  “嘶!你学这点小法术还奈何不了我,要是以前巅峰时期的你也许会压我一头。”

 

  默默念着法咒,叶修成功地胡乱将法术砸在王杰希的身上,使王杰希的步伐停下了。

 

  王杰希只是皱了皱眉,然后开始解叶修的法术。

 

 

  索克萨尔死活爬不起来,只好在心念中疯狂地催喻文州回来。

 

  喻文州已经到了山下,正飞快地往上走。

 

  到了事发地点之后,喻文州看见叶修眼泪汪汪地向他求救,身边有一位除妖师不耐烦地拉扯叶修,顿时一股无名火升起,将自己最厉害的法术系数往除妖师的身上砸。

 

 

  除妖师被砸的吐了几口血,见自己敌不过喻文州,暗暗骂了几声后飞快地遁走了。

 

  叶修软软地倒在地上,见喻文州回来了,终于忍不住委屈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乖,不怕了,我回来了。”

 

  喻文州心疼地将人抱紧,轻声安慰着叶修。


  张嘴,吃肉了

 

 

  七夕到了,叶修失落地看着许多同伴飞升到神界去当喜鹊了,让喻文州很不是滋味。

 

 

  带着叶修去猜灯谜,两人得了一对相同的流苏。

 

  带叶修去放河灯,叶修成功取到了最好看的荷花灯。

 

 

  放河灯的时候,喻文州在背面写的是希望叶修能够快乐,成功回到神界。

 

  叶修则写自己很舍不得喻文州,若是飞升不了就陪喻文州一辈子。

 

 

  但喻文州食言了。

 

  在最后的情缘桥上,他故意找到了和叶修连在一起的红线,慢慢地、不舍地走到桥中间。

 

  低头,轻轻地将含着的东西渡进叶修的嘴里,他眼里满满的不舍,最终都化作了绵绵的爱意。

 

 

  叶修惊诧地看着喻文州,想说话的时候却说不出来了。

 

  身体在渐渐发热,叶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热发光,升到天空,甚至一直往上飘,在也下不来。

 

  喻文州笑着看他渐渐的离去,手中的红线经不起拉扯断了。

 

  蹲下身,喻文州抱住自己的膝盖,苦笑着擦了擦眼泪。

 

 

  七夕即将过去的最后一秒,喻文州还静静地站在空无一人的情缘桥上,听着敲钟的人开始报第二天的时间。

 

 

  叶修,有幸地成为了最后一只进入神界的喜鹊。

 

  可令人更惊讶的是,渡劫多年的鹊桥仙,终于归位了。

 

 

  最后凡间的喻文州是回到那座成长的大山里,安静地死去的。

 

 

  索克萨尔仍然陪伴了他很久。

 

  看他亲自斩断自己的修为,化作一颗糖球送给叶修。

 

  看他渐渐地老去,甚至连谁都认不清了。

 

  看他大笑着醉倒,眼睛里全是眼泪。

 

  看他狠心忘掉回忆,洗了三生石。

 

  看他笑着道别。

 

  索克萨尔发出了悲呛的吼声,在这座山里持续了三天三夜。

 

  轻轻闭上眼睛,索克萨尔飞升了,离开了这片地方。

 

 

  它一直压制自己的修为,就是为了帮助喻文州。

 

  接下来,就得靠叶修自己去挽回了。

 

  前尘如梦篇——完


评论(2)
热度(31)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爬墙飞快,若有喜欢的坑请务必打断我的腿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