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番外】前尘如梦(中)

  正文 

  叶修醒来的时候,喻文州伏在他身边睡着了,自己身上则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文...文州,我终于可以......”

 

  颤抖着用手指碰了碰喻文州的发顶,叶修笑了。

 

 

  突然,他的手被喻文州捉住了。

 

  前者将手牵到嘴边舔了舔指尖,后者脸色爆红地僵在床上。

 

 

  “这不是梦。”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戳了戳还没反应过来的叶修的脸,然后站起来绕到叶修的身后,拿出一条发绳给叶修束发。

 

 

  “快让我摸摸你!谁叫你总把我揉成一团放在手心里亲的!”

 

  叶修突然扑倒喻文州,然后在喻文州的身上蹭来蹭去的,喻文州轻笑着敞开了四肢,任由他折腾。

 

  见好一会儿也没让喻文州生气,叶修慢腾腾地将他的衣襟一扯,在喻文州的脖子上啃来啃去。

 

 

  “叶修。”

 

  喻文州的声音突然变得低哑,双手抚上了叶修的腰肢。

 

 

  “嗯...好奇怪,为什么热起来了?”

 

  叶修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好奇地低头看着身下的喻文州。

 

 

  “嗯哼...我也不知道。”

 

  喻文州坐起来,将叶修紧紧地搂在怀里,头轻轻埋在叶修的颈窝里呼吸。

 

 

  “哈哈哈哈文州...文州!快放开啦!好痒啊!”

 

  被喻文州呼出来的热气逗得痒痒的,叶修咯咯地笑着想挣脱。

 

 

  “让我亲一口就放开。”

 

 

  叶修还没有点头,喻文州就吻住了他。

 

  舌尖轻轻挑逗着,似乎尝到了美味的蜜糖一样。

  叶修睁大了眼睛,却只能动弹不得地被喻文州压着。

 

 

  “好了。”

 

  最后不舍地咬了一口叶修通红的唇,伸手帮叶修理好了领子,喻文州缓缓地站起来,转身往外走。

 

 

  “你去哪?”

 

  叶修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朝喻文州跑去,结果不小心踩到衣摆摔倒了。

 

 

  “慢慢走,刚变成人的你这几天还需要多适应一下。要是能走得稳,我就带你下山玩。”

 

  眼看叶修的脸要着地,喻文州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转身接住他,然后笑眯眯地说道。

 

  叶修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第一天,叶修提起衣摆慢慢的走,果然顺畅了很多,却没想到喻文州一脚踩上衣摆,让他措手不及地扑倒在柔软的草丛里。

 

 

  “在凡人的集市上提着衣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未出阁的女儿家,重新来。”

 

  在叶修委屈的攻势下,喻文州仍旧面不改色地跟着后面踩衣摆。

 

 

  第二天,叶修将衣服往腰上提了提,用腰带系紧了。

 

  虽然有些不美观,但至少没有踩到衣服了。

 

 

  喻文州有意要踩衣摆的时候,他轻轻地一转身躲开了。

 

 

  可是叶修却没想到喻文州还有一招,趁他得意的时候将他搂进怀里,手指往腰带上轻轻一勾,衣服如花瓣剥落一样往下面掉。

 

  叶修急忙抓住要掉下去的衣服,忙手忙脚地穿着衣服,衣服却散得更快了。

 

  喻文州嘴角啜着笑意,俯下身给叶修重新穿衣服。

 

 

  第三天,叶修偷偷剪掉了衣摆。

 

  原本漂亮的衣服现在看起来不三不四的,喻文州只是蹙了蹙眉,然后看着叶修走完后一脸求夸奖地蹦到自己面前。

 

 

  “文州!我走完了!可不可以带我出去玩!”

 

  叶修往喻文州身上一扑,蹭了好一会儿发现喻文州没有动静,小心翼翼地抬头一看,喻文州似乎并不开心地看着他。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喻文州沉下脸说道。

 

 

  “我...我不该剪掉衣服的衣摆。”

 

  呐呐地缩了缩脑袋,叶修声音渐渐低下来,夺眶而出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哭什么,我又没怪你,什么衣服破了都可以重新买,但这世上只有一个叶修永远都买不到。”

 

  低下头吻了吻叶修的嘴角,喻文州伸手揩去他眼角的眼泪,温柔地说道。

 

 

  “我心里也永远只有一个文州,绝对不让给别人。”

 

  叶修抬起头笑着说。

 

 

  “好了,明天带你出去。”

 

  拉着叶修到水塘边洗了洗脸后,喻文州首次开口答应带叶修出去,叶修连零食都顾不上不吃了,乖乖地躺在床上等着明天。

 

 

  早上起来,叶修就急着要去山下,可喻文州却压着叶修慢悠悠吃了饭、换了衣服后才带着他往外走。

 

  到了那个熟悉的小镇,喻文州带着叶修去交易了草药之后便给叶修买了糖葫芦吃,叶修好奇地看着周围的繁荣,想凑到摊子边上看看热闹,却被喻文州的手拉得紧紧的,没法脱身。

 

 

  喻文州想起自己的衣服还没拿,就顺便带叶修去订做了衣服。

 

  或许是因为羽毛是暗紫色的,叶修特别喜欢紫色的衣服。

 

  老板娘提出让喻文州试试衣服合不合身,喻文州也没多想,嘱咐叶修坐在椅子上等候一会后便进了试衣间换衣服。

 

 

  叶修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下,假装乖乖地吃着点心,不一会却趁老板娘低头写账单的时候跑了出去。

 

 

  逃出生天之后,叶修看见服饰店的对面有一家特别漂亮的酒楼,于是朝那里走去。

 

 

  门口的小倌瞧着叶修一副清秀可爱的样子,心里一想是个可以当头魁的极品,于是笑脸将人迎了进去,身后悄悄打手势告诉打手去叫老板。

 

 

  “你们这里是干什么的?”

 

  叶修好奇地看着周围。

 

 

  左边是一位和他看起来差不多的少年仅仅穿着一件薄弱的衣裳,咯咯地笑着坐在一个男子的大腿上递酒。

 

  右边是一位少女跪在一个女子的两腿之间吃着被女子送过来的水果,一脸满足地痴笑着。

 

  正前方是一群穿着薄纱,只遮住腰下重点的青年们妖娆地扭着腰肢踩拍子跳舞。

 

 

  “这位小公子请随我去...诶?人呢?阿五!去把那个小家伙拎出来!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小倌本想喜滋滋地拿到一些奖赏,却发现叶修早就钻入人群中不见了,气急败坏地命令身边的打手。

 

  阿五贪婪地舔了舔嘴角,然后拿起一个麻袋走了。

 

 

  叶修上了楼,看见一间房间的房门是虚掩的,于是躲了进去。

 

  刚刚领他进来的那个人一看就不是好货,现在肯定到处找自己呢。

 

 

  见房里没人,叶修躲在一扇屏风后,思考如何回去。

 

  如果不回去,文州一定会生气的。

 

  叶修这样想着,准备出去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惊得他又躲了回去。

 

 

  悄悄往缝隙那里一看,是两个男子。

 

  然而接下来他们所做的事情,却让叶修脸红透了。

 

 

  瘦弱一点的那个被推倒在床上,刺拉一声衣服被扯开,露出大片雪白色的肌肤。

 

  高一点的汉子那个轻轻一笑,压在瘦弱男子的身上。

 

 

  虽然他们的有些亲吻动作叶修和喻文州没干过,但是偶尔亲亲嘴还是有的。

 

  室内两个人急促地喘息着,光是听着就心红肉跳的。

  捂着嘴躲在屏风后的叶修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两位滚在一起亲吻。


  至于后面,由于一人伸手扯下了纱幕,叶修并没有看清他们在干什么,只感觉脸红得烫手。

 

 

  终于,等那两人的事情办完了,在他们的谈话中,瘦弱男子送高个儿男子出了门,还甜甜蜜蜜地你侬我侬了一会儿。

 

  叶修松了口气,刚想悄悄溜出去,被瘦弱的男子抓了个正着。

 

 

  “你这小家伙怎么躲这里?可是看够了?”

 

  瘦弱男子披着一袭黑袍,很显然不合身,不仅露出了大片胸膛,被咬出的点点红印也露了出来。

 

 

  “你们刚刚...不,你们这么做,是因为相互喜欢吗?”

 

  叶修被那瘦弱男子从地上拉起,任由他带着往外面走。

 

 

  “小公子难道不知道,除了男女相爱,还有女女相恋,男男相恋这种事?爱情是没有界限的,只是世人太过死板和苛刻罢了。”

 

  瘦弱男子揉了揉他的脑袋,轻轻笑道。

 

 

  “我不知道怎么回去,你可以带我离开吗?”

 

  叶修看着之前带他进来的那位小倌追了过来,连忙躲在瘦弱男子的身后,一副由我见怜的样子使瘦弱男子挥手喝止了小倌准备上前抓人的动作。

 

 

  “华公子请让一下,这孩子是要上台拍卖的,可别误了好时辰啊。”

 

  小倌谄媚地搓搓手,很显然这位华公子在这楼里也是个名角儿,叶修更是紧紧地攥着华公子的衣袍,生怕被抓走了。

 

 

  “这是我的侍童,你有意见?”

 

  华公子高傲地仰着头,语气加重地问道。

 

 

  “华公子莫生气,这下人就是不懂事,去去去,别碍着华公子!”

 

  这时,老板出现了,见华公子脸色不好,上前挤开小倌,陪着笑脸给华公子道歉。

 

  小倌一看老板都出来了,一溜烟地跑了。

 

 

  “哼,月老板,你也要清清这些渣滓了,也不看看我们这些人为你赚了多少钱!”

 

  华公子拉起叶修走了出去,老板连忙跑出去找牙婆卖下人。

 

 

  “你在紧张。”

 

  叶修感觉华公子的手心冒汗了,在跑出楼之后对着华公子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我们这些卖身卖艺的人,世人唾弃下贱也罢,历史记载恶心也罢,活在刀尖上,不得不有点本事。”

 

  华公子笑着推了叶修一把,示意他快点走。

 

 

  “小公子,我知道你有心事。心里欢喜的人要大声告诉他你爱他,莫要后悔了!”

 

  叶修朝着服饰店跑去的时候,华公子大声地喊了一句,直到叶修进了服饰店才回去。

 

 

  “衣服有点难穿......叶修,你刚刚去哪里了?”

  这时,喻文州刚从试衣间出来,见叶修气喘吁吁撑着门框进来,疑惑地问道。

 

 

  “没去哪,我刚刚看到外面两只鸟儿在枝头缠绵,上前和它们说了几句话,好久不见一些同类,我都有点想他们了。”

 

  叶修撑起笑脸,然后坐回去吃点心。


  “那待会我早点带你回去。”


  喻文州背过身对着镜子束发。

 

 

  “文州,我喜欢...”

 

  叶修欲言又止地看着喻文州。

 

 

  “你喜欢什么?”

 

  喻文州转过头看着他。

 

 

  “喜欢你穿的这身衣服!”

 

  叶修不知何时脸红了,逃避着喻文州的注视。

 

 

  “喜欢便好,你订做的衣服和我是同一款的。”

 

  有些失落地收回眼神,喻文州走到柜台那里付钱。

 

  一直到回到山上后,叶修都不愿和喻文州说话,让喻文州有些纳闷。

 

 

  感觉就像...恋爱了一样?

  让手下们分析出结果后,喻文州陷入了沉思。

 

  叶修...有喜欢的人了?

  


评论(6)
热度(23)

嘿,你好呀


前提!杂食!!慎点!!!
除了all叶,其他随缘杂食
要做一个纯爱清水写手【不存在】
一不小心吃了安利结果总是爬墙
【再吃一口就更新是不可能的】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