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番外】前尘如梦(上)

正文

  作为一只狐狸,喻文州有着非常规矩的日常。

 

  每天早上衔着一片荷叶接晨露来清洗脸颊,然后出去猎捕点食物,顺便攒一点口粮过冬。

 

 

  午饭过后踩着小碎步到自己洞穴前的大榆树下睡午觉。

  有时候会蜷缩着把脑袋埋在颈窝里,也有时候会伸着懒腰趴在泛有花香的干草垛上晒晒日光浴。

 

 

  晚上就认认真真地修炼法术,参悟前辈死前留下来的宝典秘籍,要是努力有了成果,说不定有天可以化形呢。

 

 

  直到有一天,喻文州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慢悠悠地踱步到离大榆树有1000米远的水塘旁边,他看见自己有了人形。

 

 

  映在水塘上的人影有着极为惊艳的容貌。

  喻文州愣愣地看着自己乌黑的长发垂在肩膀上,身上穿着一袭白衣袍,眼角带笑,左肩上还有一圈狐绒围脖伏着。

 

  取了一些干净的水洗了脸,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看自己的模样时,身后不知何时跪了一排小妖。     

 

                     

  “恭喜喻大人成为本山第一位由狐狸修炼成人的天才!我等愿意臣服于你!”

 

  喻文州眯了眯眼,然后问道:

 

 

  “你们谁有钱?”

 

  “啊?”

 

  领头的小妖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喻文州的思维了。 

 

 

  “你们没有去过人间吗?”

 

  “非常抱歉,祖师爷说过,修不成人形是不准出山的,免得被除妖师给抓走了。已经出了山的也很少回来。”

 

  一只小兔喏喏地回答道。

 

  想起秘籍里提起过多次凡人的世界,喻文州决定自己出去看看究竟。

 

 

  “那我便出去一趟,你们要守好我的洞府。”

 

  指了指自己曾经栖息的洞穴,喻文州吩咐了完毕后带了一些平常吃着玩的草药,跟着引路的老树藤出了山。

 

 

  出了山之后,他朝着不远处的小城镇走去。

 

  因为没有通行证,喻文州直接化为了兽型,跳上了赶集的车子混了进去。

 

 

  “请问,这些可以买多少钱?”

 

  找到了药店,喻文州撩开垂帘进去,将口袋里还新鲜着的草药一一排列在柜台上。

 

  本来昏昏欲睡的看店伙计一看这人气度不凡,拿出来的草药似乎非常贵的样子,忙说了声稍等,然后冲进屋子去喊掌柜了。

 

 

  “贵客贵客!请将那些草药卖给我!”

 

  一个老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一见那些草药便激动地胡子都翘起了,连忙冲上前用手圈住。

 

 

  “上品仙灵草!这些我给您算200两银子如何?这地方就我店铺最良心了!”

 

  哆嗦着手将草药放入盒子里,老人殷勤地将银子点了点放入一个漂亮的小袋子里,递给喻文州。

 

 

  “多谢了。”

 

  喻文州没想到自己平常踩着玩的破草都可以卖,收了银子后便准备去买一些衣服穿。

 

 

  “公子以后要是还有草药要卖,尽管来找我!”

 

  老人追到门口,在喻文州回头时挥舞着双臂大声喊着。

 

  轻轻地笑了笑,喻文州走进了街角的服饰店。

 

 

  “公子穿白衣和黑衣真是好看!只是您要的这两件需要定做,到时候言娘我为您染一些墨竹或者梅花如何?”

 

  喻文州点头同意,然后拿出银子付钱。

  老板娘兴奋地绕着喻文州转了好几圈,将喻文州挑选的衣服包了起来,还签了订做的合同。

 

 

  随后喻文州又逛了一下集市。

 

 

  在买了一些零食、笔墨纸砚、历史文集和餐具后,已经天黑了。

 

  喻文州趁着夜色守卫看不清的时候出了城。

 

 

  第二天。

 

  喻文州出现在自己的洞府前,微微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景象。

 

  洞府变大了许多,可以让几个人呆在里面,有石桌和石凳,还有几只小妖往里搬一块玉床。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喻文州坐在石凳上,几摞书堆在石桌上面,他嫌麻烦就推了下来,书本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

  几只小妖看着这任性的行为,心疼得要命。

 

 

  “那些已经修成人形的前辈们回来了,让我们搬来这些东西献给您,说对您以后有帮助。”

 

  一只狼妖将手中的玉枕塞到喻文州的手里,然后急急跟着同伴们跑了出去。

 

  看了看洞穴,喻文州随手将玉枕搁在一边,又将买回来的东西齐齐整整地放在桌上。

 

 

  做完了一切后,他化作狐狸的模样走出洞府,扯了一片新荷叶接晨露洗脸。

 

  吃了一些野果,喻文州化作人形,仰面躺倒在大榆树下睡着了。

  接下来的一年里,喻文州还是照常这么度过自己的每一天,直到他遇到叶修了之后,作息时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某天下午的太阳非常暖和,喻文州睡着睡着,身体渐渐变回了狐狸的身躯。

 

  突然,有一只毛绒绒的东西从高空掉了下来,喻文州眯了眯眼睛,然后坐了起来。

 

  将那东西拎起来一看,是一只出生才几个月的小喜鹊。

 

 

  “我正睡得舒服就被你打搅了,正好有点饿,就把你吃了饱腹吧,虽然看起来瘦了点,但细皮嫩肉的一定非常美味。”

 

  喻文州将嘴凑过去准备一口咬下时,小喜鹊一边尖叫着踢蹬着爪子想把喻文州的脸踹开,一边扑扇着连羽毛都未丰满的翅膀想要挣脱。

 

  在它奋力挣扎时,喻文州松了手。

 

 

  小喜鹊惊恐地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摔死的时候,它不甘地闭上眼睛,却没想到一只手又接住了它。

 

  睁眼一看,之前那只狐狸蹲坐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正小心翼翼地用手将它捧近。

 

  细细端详了它一会儿,喻文州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修...修!我叫修!醒来的时候......在一堆树叶里。”

 

  小喜鹊刚挣扎就废了许多力气,又经历了高空二次坠的惊险,现在焉儿吧唧趴在喻文州的手掌心,连说话都像要断气了一样。

 

 

  “单个字并不怎么好,我叫你叶修吧,跟我回去如何?呆在这里指不定有谁要吃了你,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叶修软软地点了点头答应,喻文州便往洞府那儿去了。

 

 

 

  喂食了一些花蜜和露水,喻文州将叶修放在玉床上,自己变回原型,捡了一些干草准备窝在地上将就一晚。

 

  谁知叶修硬是蹭下床,滚在喻文州的身上。

 

 

  “有床不睡跟我躺地板?”

 

  喻文州将叶修拎回床上,然后坐在床边和叶修大眼瞪小眼。

 

 

  “我...我怕.....你冷。”

 

  叶修哆嗦了一下,然后往喻文州那边凑,也许是因为白天太累了,不一会就在喻文州的爪子面前睡着了。

 

  喻文州头疼地盯了许久,直到确认叶修不会再跑下来了,将自己的衣服盖在叶修的身上,然后睡在稻草上。

 

  迷迷糊糊中,有一只毛绒绒的东西凑到他的身上,不过喻文州并没有在意。

 

 

  两只睡在地上的后果就是,叶修早上发烧了,喻文州由于毛多暖和着没有受凉。

 

  摸了摸躺在自己身边的叶修的额头,喻文州感觉滚烫得让他心急,连忙把叶修拎回玉床上,然后出去寻草药。

 

 

  煮了退烧药给叶修喝下去,喻文州又尝试每个时辰渡一些灵力缓解叶修的疲劳,期间还得用布片浸水给叶修敷上。

 

  过了几天,叶修的病好了,喻文州便将它带去大榆树下晒太阳暖暖身子。

 

  叶修好奇地看着周围一片陌生的环境,试着走了几步,然后便绕着大树跑来跑去。

 

  喻文州这几天都没有打理自己的皮毛,也没有好好休息,此时困的不得了,趴在树下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叶修坐在他面前小脑袋一垂一垂的快要睡着了,身边还有不知从哪里啄来的小野果。

 

  喻文州觉得,自己无聊的生活中多了一个人,似乎也不赖。

 

 

  从叶修生病以后的好几年,喻文州都纵容它和自己睡在一起。

 

 

  还记得第一次过冬的时候,虽然叶修的羽毛丰满了许多,但还是冷的瑟瑟发抖。

 

  熟练地钻进喻文州的怀里,它贴着喻文州的心口睡得十分安稳。

 

  喻文州将头埋进怀里,亲了亲叶修的小脑袋。

 

 

  喻文州算着时间,觉得教叶修化形法术的时候到了,但不好提出口。

  直到有一次叶修提了出来,喻文州有点失落,但还是履行了自己和叶修的约定。

 

  “文州,你可不可以教我法术?”

 

  叶修吃着午饭,突然撇过头对喻文州说。

 

 

  “为何想学习法术?我护你一辈子不好吗?”

 

  喻文州垂眸喝着茶,然后缓缓说道。

 

 

  “因为我们喜鹊都有一个梦想,从出生就知道的梦想,就是飞上神界去搭鹊桥啊!”

 

  叶修激动地说道。

 

  “这样...你学了也好,自保还是可以的。”

 

  结束了午饭后,喻文州开始对叶修讲起了长达一年的筑基课程。

 

 

 

  叶修学习起来也非常快,自我琢磨了一会便知道道理,只是很少和喻文州亲昵了,让喻文州有些纳闷。

 

 

  某天晚上,叶修照常和喻文州睡在一起。

 

  突然,叶修的身体漂浮起来,周边发着光。

 

 

  喻文州知道叶修要开始化形了,但是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于是变做人形准备助叶修一臂之力。

 

 

  “啊——”

 

  叶修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被敲断了一样难受,煽动的双翅处灵活起来,喻文州只看见他不停地在空中挣扎着,痛苦地叫喊着,自己却不能插手。

 

  

  一晚上,叶修都在蜕变中痛苦地塑形,喻文州只能给他送一些灵力保持体力。

 

  在黎明破晓之前,叶修终于变成了人形,是个男人。

 

  他毫无知觉地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喻文州站在下面抱了个满怀。

 

  喻文州扯了一匹布给叶修遮了身体,叶修扯着嘴角笑了笑,然后虚弱地晕了过去。

 

 

  “真是坚强啊,幸苦了。”  

 

  心疼地亲吻了一下叶修的额头,喻文州抱着他走到水塘边,轻柔地帮刚学会化形叶修清洗身体。


评论(3)
热度(30)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爬墙飞快,若有喜欢的坑请务必打断我的腿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