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死亡的残酷考验5

看了那么久,有人发现了什么吗?

前因后果,关系到结局。

那么,我们开始吧。

叶修篇:我无法相信,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喻文州篇:鱼儿宁愿沉寂水底也不再归来

周泽楷篇:沉默是最好的告别

王杰希篇:刻下的痛深忘于心

韩文清篇:阻拦犹豫的最后一道防线

 

  “明天出发吧!”

 

  你整理了一下登山装备,转身对椅子上的人说道。

 

 

  “你答应过我,这是最后一次。”

 

  那人连眼皮都没抬,低着头看报。

 

 

  “Yes,Sir!”

 

  你俏皮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走到厨房去泡茶。

 

  滚烫的茶水冲在温婉的红茶里是一番令人享受的过程,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滋味。

 

 

 

  “话说你要不要尝尝?我拜托阿颜特地从斯里兰卡带回来的锡兰红茶哦。”

 

  “... ...”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不,还是上次的西湖苦茶吧。”

 

  “刚好还有最后一杯的量。”

 

 

 

 

  坐在巨大的落地窗旁,你眯着眼睛伸头去嗅了嗅对面那杯苦茶的味道,然后皱着眉头缩了回来。

 

  也许是放凉了好一会,苦味没闻出来太多,只感觉隐隐约约的沉重。

 

 

  端起自己精巧的小瓷杯美滋滋地啜了一口,你不禁发出感叹。

  果然还是甜的东西最好,不过味觉迟钝了很久,都有些不习惯了。

 

  对面韩文清将杯子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就握着茶杯久久没有动静。

  你发现有些不对,于是抬头看他,却发现他看了你许久。

 

 

  “我脸上有什么吗?”

 

  虽然已经习惯韩文清盯着人的模样,但你还是慌忙放下杯子,在脸上擦来擦去的。

 

 

  “没有。”

 

  韩文清伸手将你的头发捋了捋,然后示意你将手放下来。

 

 

  “茶不好喝吗?”

 

  你见韩文清的手紧紧地握着茶杯,小心翼翼地问道。

 

 

 

  以前你不小心泡了一杯味道有点重的茶给他,他倒是什么都没有说,手紧紧地握着杯子一口一口喝完了。

 

  第二天那杯茶的茶叶连着袋子全被扔到垃圾桶里了。

 

 

 

  “不是。”

 

 

  韩文清看着你喝完了茶,然后催促你去休息。

 

  你带着满腹疑问回到了卧室。

 

 

  而你不知道的是,韩文清等你走之后松了口气,然后看了看那杯茶,额角抽了抽,然后以壮士断腕的气势一口闷完了。

  甜,他最不喜欢的味道。

 

 

 

  “唔啊~”

  你站在客厅伸了个懒腰,然后打开落地窗,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眯眼沐浴阳光。

 

 

  一只黑猫蹲坐在离你不远的栏杆上,微微转动了一下小脑袋便与你对上了眼。

 

  那双红色的眼睛十分平静,像看穿到你的心底一样,一眨也不眨。

 

 

  你揉了揉眼睛,准备去看个究竟时,身后传来声音。

 

 

  “早。”

 

  韩文清似乎一晚上都没睡好,沉闷闷地道了早安之后便走入厨房做早餐了。

 

  笑眯眯地回了一句早安,再回头看那栏杆,猫不知何时逃走了,你只好悻悻地走进浴室洗漱。

 

 

  “我刚刚看到了一只好可爱的小猫咪。”

 

  你看着韩文清心不在焉地戳着盘子里的荷包蛋,试图说点什么打破沉默的气氛。

 

 

  “猫?你在哪里看见的?”

 

  韩文清突然从沉思中醒过来,听到你说的话,脸色好像更加不好了。

 

 

  “阳台啊...一只黑色的红眼睛猫,很漂亮。”

 

  你不安地嚼着嘴里的面包,有些呐呐地说道。

 

 

  “你知道阳台下面是什么吗?”

 

  韩文清突然问道。

 

 

  “不...不知道。”

 

  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你感觉气氛越来越尴尬了。

 

 

  “悬崖。这里怎么可能有猫?你是不是没睡醒?”

 

  韩文清说完之后就开始吃饭,似乎不想再继续那个话题。

 

 

  “文清.....”

 

  “食不言寝不语,乖乖吃饭,待会爬完山就早点回去吧。”

 

  你刚想说话,就被韩文清给打断了,只好继续吃着早餐。

 

 

 

  在要攀登的山下,你正磨拳搓掌地热身。

 

  韩文清比你慢一步到,因为他负责背登山工具。

 

 

  “准备好了?”

 

  韩文清认真起来的样子让你有些发愣,等他的手在你面前晃了好几下你才回过神。

 

 

  “好了好了,我们开始吧。”

 

  你掏出岩石钉开始往岩壁里打,然后连上登山用的尼龙绳,韩文清试了试绳子的牢固度后,先一步踩上去开路。

  

 

  三十分钟后,你们爬到一块天然形成的岩石平台上休息。

 

 

  “这山要多久才能爬完?”

 

  韩文清喝着水,突然问道。

 

 

  “大概几个小时内,到时候我们还可以早点去吃房东太太做的美食~”

 

  你乐滋滋地说着,没有发现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化。

 

 

  你们继续往上爬,植被开始稀少,你却发现总是没到顶。

  撇过头看了看山后的太阳,不知何时开始往西边去了。

 

 

  “文清...我们爬山爬了多久了?”

 

  “不知道。”

 

 

  你跟着韩文清再一次爬到一块天然形成的岩石上休息时,韩文清拿出指北针看了好一会,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你凑过去看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可置信地抢过来仔仔细细地端详。

 

  这里竟然磁场混乱,指针东歪西扭的像只无头苍蝇,那么现在这个地方绝对有些不正常。

 

 

  把指北针翻过来想看看商标,你却发现了一行英文。

 

 

  Don't hurry to return, will fall into the abyss.(不快点到顶的话,返回是会掉进深渊的哦)

 

 

  不知道为何看懂了英文的意思,你手指有些颤抖,一不小心将指北针掉在地上,指北针骨碌碌地滚下深渊。

 

 

 

  “怎么了。”

 

  韩文清握住你冰凉的双手,让你微微安心下来。

 

 

  “没什么,看这样子太阳也要落山了,不找到好的休息地方会很危险,你继续开路吧。”

  抽回自己的手,你转过去整理背包,将所有电池一股脑全塞进韩文清的包里,只给自己留了一管手电筒和一节电池。

 

  而韩文清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吃了点压缩饼干,然后拿起登山工具继续往上爬。

 

  你想着那段文字,准备抓着绳子跟上韩文清的脚步时,手腕上有东西开始发亮。

 

 

  拉起衣袖,你看到手镯在发着红光,照亮了上面的字迹。

 

  There is only one person who can leave(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哟)

 

 

  忍住想逃跑的心情,你狠心将手镯给摘下来,扔下深渊。

 

 

  再次看了看天空,之前明朗的天空已经开始阴沉了,太阳也没入云层里,只剩下一片染红的天空。

 

  

  再次踩上脚下的石头攀岩时,你感觉有块石头松了,慌忙去摸黑寻找另一块停脚的石头。

 

  更可怕的是,在你之前的韩文清也身处危险,而且还是两脚都没了可支撑的地方。

 

 

  崩落的石头并没有砸向你,而是贴着你极近地滚落下去,让你感到更加的恐惧。

 

  打开手电筒往上一照,你发现快到顶了。

 

 

  但想起来必须要舍弃一个人,你感觉有些迷茫。

 

  这里面,好像直接点出自己最害怕的东西吧?

 

 

  晃了晃脑袋清醒了下,你在韩文清离顶还有十米的时候,发现石头崩塌得更快了。

 

  韩文清在前面似乎没有什么影响,你却摇摇晃晃的体力都不够了。

 

  距离五米的时候,韩文清回过头看你,黑暗之中你垂着脑袋,也看不清你脸上的表情,他便停下了步伐。

 

 

  “你...”

 

  “文清,不用管我,继续吧。”

 

  你扯开一个笑容,然后拉了拉绳子表示自己还在努力爬。

 

 

  韩文清继续爬着,你也急忙跟着往上走。

 

  突然,他脚下有一块重要的石头有松动的迹象。

 

  如果踩空,他就会撞上旁边的锋利岩面,身上的登山绳被摩擦多次后马上会崩断,然后摔下万丈深渊。

 

  你看得清清楚楚,于是紧紧贴着崖壁,在离他脚下最近的地方用双手撑起那块石头。

 

 

  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有大部分凝聚在那块石头上,你没有感觉要马上松手或者累,只是麻木着看他用力一蹬,踏上了山顶。

 

  他放下背包准备拉你的时候,你却没有伸手,而是抽出匕首割断了绳子,站在一块摇摇欲坠的平面上仰望着他。

 

 

  韩文清看着你的行为有些不解,等你真正的意图表露出来时,他接受不了。

 

 

  “不准胡闹!快回来!”

 

  就算他这么说,你已经决断了所有逃生可能,再也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了。

 

  “文清...韩文清!你听得见吗?”

 

  你扯开嗓子喊道。

 

 

  “嗯,你快抓着绳子上来!”

 

  韩文清的声音急促,你却解开自己的背包绑了上去。

 

 

  “你还是多笑笑比较好!你不知道我多喜欢你啊!”

 

  你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流出,然后纵身一跃,随着滚落的石头一起跌落深渊。

 

  周围黑黑的,你很不喜欢,但还是睁开了眼,看着韩文清痛苦的表情和往后倒的影子离你越来越远。

 

 

  一声悲哀凄厉的猫叫成了你最后听到的声音。

 

 

  韩文清醒过来时,自己已经登到了山顶,太阳也挂到了正午。

 

  理了理身上有用的东西,他抛掉一些没用的,顺着山崖壁的另一边小路下山。

 

 

  抬脚时踢到一个手镯,他疑惑地捡起来细细端详。

 

  虽然镯子上涂的漆被蹭落不少,但上面深深地用什么东西刻了一句话。

 

 

  Living happily, forget it.(幸福地生活下去,忘了它)

 

  韩文清不记得自己从哪儿看过这句话,却非常熟悉,最后只好收进自己的口袋。

 

  转身看了看山顶,不知何时,刚刚站过的地方,一簇又一簇的野花齐齐开放了。

 

 

———题外话———

苏沐秋篇:狗带不是你想阻止就能阻止

 


评论(5)
热度(37)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爬墙飞快,若有喜欢的坑请务必打断我的腿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