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喻叶】鹊桥汇 下

  纵然已经经历过死亡,但喻文州还是有些不适应。

  像是要溺死的一条鱼一样,他挣扎着想快速着陆。


  这时,叶修凑上来堵住他的嘴唇,伸手紧紧地抱住他。

  他竟然下意识回抱叶修,并且由下风占了上风,将叶修吻得喘不过气来。

 

 

  直到两个人掉在凡间的地面上,才从难舍难分的状态中醒过来。

 

 

  “你...你这个人,真是。我,我渡口气让你实体化,你怎么就......”

 

  叶修脸色通红,赖在地上喘气,连上神的架子也不摆了。

 

 

  “对不起,下意识就...上神也是这样对待其他人的吗?” 

 

  喻文州眼底闪过一丝流光,稳了稳情绪,然后开口问道。

 

 

  “不是!这次带你下来就是了却心愿的,有想起什么没有?”

 

  叶修一骨碌从地上站起来,拎着喻文州的衣领问道。

 

 

  “我...小喜鹊是在七夕那天消失的,我也是在那天死的。”

 

  一想到这些事情,喻文州的眼底除了悲伤,还有未知的不甘。


 

  “所以线索在七夕灯会之中,我们该如何去调查?”

 

  在神界活了那么多年,叶修除了被罚下去给雷劈几下,还真不记得这些条条框框的礼仪习俗了。

 

 

  “我还是凡人的时候,经常和小喜鹊来这里逛的,只需参加灯会即可。”

 

  沉思了一下,喻文州笑着回答。

 

 

  “走!”

 

  风风火火地拉起喻文州的手,叶修兴奋得两眼放光。

  早听说方锐那小子在凡间流连忘返,回来还拿着凡间特有的烟草勾了他几日,讲了不少凡间的趣事儿,今日他便要玩个够,看看这凡间有多大魅力勾得六界人士沉迷不归。

  

 

  “欢迎两位公子参加灯会,本次灯会所有物品均靠您的才艺来获得,进去之前请选一个面具吧。”

 

  叶修挑了一只遮住半脸的喜鹊面具,喻文州则挑了一只白狐面具。

 

 

  站在门口的小厮恭敬地弯了弯腰,待叶修和喻文州挑好了面具便侧身让开一条路。

 

  叶修好奇地左看看右瞧瞧,引得路人一阵花痴。

 

 

  “叶修,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喻文州任由叶修拉着自己在各个摊子之间逛着,轻轻地问道。

 

 

  “随你喜欢,吾...哦不对,我很少出来玩,还得靠你带路。”

 

  叶修回头笑了笑,即使是遮在面具下的容貌,也依旧显得非常惊艳。

 

 

  “那么,我们先去那个摊子吧,你随意披散着长发,总归有些不妥当。”

 

  皱眉看着假装路过的一些人总盯着叶修的面具看,还有女子羞涩地上前塞锦囊给叶修,喻文州突然起了嫉妒的心理。

 

 

  “咦?那个是作什么用的?”

 

  叶修好奇地指了指一条挂在架子上的红绳流苏。

 

 

  “小公子,这流苏可是本店每年挂出来的镇店之宝,若是你能猜对一些灯谜,老夫就将这配对的一齐送给你们。”

 

  店主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我可比你还大...”

 

  叶修瘪了瘪嘴,准备争论的时候却被喻文州拉进怀里,只好作罢。

 

 

  “那么,在下想挑战一下您的灯谜。”

 

  “好!有志气,接题!”

 

  喻文州上前一步,接过老者递过来的卷袖。

 

 

  【小雪连连,人尔相依。瓜子相连,脱去蝉衣。日落村旁,您没有心。人在腾云,宰相多心。知己告辞,佳人多言。】

 

  “答案是...”

 

  老者笑意盈盈地看着喻文州,叶修则握紧了他的手臂,路人围观的都屏住呼吸等待结果。

 

 

  “我很想你。”

 

  一字一句地看着叶修说了出来,喻文州神色不知何时也变得越来越温柔。

  叶修愣愣地看着喻文州,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恭喜!今日这流苏便是与公子二人有缘的!拿走罢!”

 

  老者也是豪情,按照之前的约定拿了两对流苏送给喻文州,围观的路人各种羡慕和称赞,掌声响了一波又一波。

  而喻文州拿到流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叶修拉到月光下,亲手给他束了发。

 

  叶修嚼着摊主送给他的糖葫芦,任由喻文州摆弄。

 

 

  “等等,你吃,我也要束发。”

 

  突然,叶修将糖葫芦往喻文州嘴里一塞,抢过另一条流苏像模像样地开始束发。

  喻文州也不嫌弃那串被啃得坑坑洼洼的糖葫芦,放在嘴里慢慢地吃着。

 

 

  “叶修。”

 

  抓住叶修的手,喻文州回过头定定地看着他。

 

  “嗯?”

 

  叶修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看了喻文州一眼,又慌忙躲开那对潋艳的眼睛,继续系着发绳。

 

 

  “你放过河灯吗?”

 

  “在神界比赛的时候射桥灯算吗?”

 

  “待会我带你去吧。”

 

 

 

  “这个也要猜灯谜啊?”

 

  叶修看着喻文州一卷一卷地挑选着卷袖,感觉十分无趣。

 

 

  “这样可以得到那盏最美的荷花灯。”

 

  喻文州挑好了卷袖,垂眼看着上面的内容。

 

 

  “想起什么了?”

 

  “暂时保密。”

 

 

  【鸟飞鹅跳,月上中梢,目上朱砂,己异非巳,勺旁傍白,万事开头,工戈不全,雨下挚友,称断人和。】

 

  “这个我知道,用我的方式来爱你,对不对?”

 

  叶修抢先回答,摊主连连笑着称是。

  拿到一盏荷花灯,叶修与喻文州找了个清静的地儿,坐在河边预备放灯。

  

 

  “叶修,我想起了,很多很多。”

 

  沉吟地看着坐在河岸旁拨弄荷花灯的叶修,喻文州开口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我以前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狐狸,有天在树下休息的时候捡到了一只小喜鹊。它很可爱,气呼呼地想逃出我的手心。但却因为母鸟弃巢了,没有进食好几日,虚弱得站都站不稳。”

 

  “我将它带回去,养了几年后,它长大了,告诉我他叫修,在叶子中间诞生,所以我叫它叶修。它有一个很伟大的梦想,修炼成人,飞到天上去搭鹊桥。”

 

  “我教会它化形之后,它就开始躲着我。以前特别喜欢钻在我怀里睡觉,结果化形之后就莫名其妙脸红,半夜坐在外面说要静心,第二天就感冒了。我问它为什么折磨自己,它告诉我自己好像恋爱了。我有些不开心,于是谎称采药出去了好几天,回来的时候它差点被除妖师抓走了。它说它如果不一鼓作气地讲出来,以后就没机会了。”

 

  “它说,它喜欢我。”

 

  叶修听着听着感觉头疼起来,怎么想都感觉故事像是在讲自己。

 

 

  “它和你长得很像,所以,你可不可以完成我最后的一个心愿呢?”

 

  喻文州拿着墨笔写上了愿望,然后将河灯放走。

 

  “你说。”

 

  叶修强忍着不适,跟着他走了一段路。

 

 

  “七夕的最后环节,牵红线。”

 

  喻文州指了指那一排长得看不到头的挂满了红灯笼的桥,然后期待地看着叶修。

 

 

  “好,我走西边去,你走东边吧。”

 

  叶修抬脚拼命地跑开,一直冲到西边的桥头。

 

  大量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中,知道了一切,叶修更加急了。

 

 

  “给我一根线!”

 

  将右手递给牵线老人,叶修气喘吁吁地看着望不到头的桥前方。

 

 

  “愿天下人终成眷属,去寻找你的另一半吧。”

 

  牵线老人笑着对叶修行了一揖,然后给下一位系红线。

  

 

  其实桥并没有很长,但叶修感觉自己却走了很久很久,步履匆忙。

 

  另一头的线绷紧了,也正在缓缓接近。

 

  最后见到那人时,叶修终于忍不住扑了上去,思念促使他的感情越来越浓烈。

 

 

  “真好,我终于见到你了。”

 

  穿着白袍的喻文州与他紧紧相拥,成了这桥上最美的一道风景。

 

  突然,叶修感觉抱住自己的人身子一软,抬头一看,喻文州晕了过去。



  喻文州的脸色越来越差,身形都飘忽不定的,不一会儿就要消失,堕入轮回了。

 

 

  时间不够了。

  叶修脸色惨白,不顾有凡人还在的场合,直接施了个法术赶往冥界。

 

 

  “老魏!”

 

  一脚踹开魏琛府邸的24K金大门,叶修抱着喻文州冲了进去。


  魏琛似乎喝了点酒,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从房里走出来。


  叶修作势就要打一拳给他醒酒,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诶诶诶!你冷静点!”


  魏琛慌忙理了理衣服,然后接过虚弱的喻文州往房间里跑。

  叶修跌跌撞撞地跟在魏琛的身后,手一直攥着喻文州的衣摆,生怕他消失了。

 

 

  “你还有什么话快对他说吧,看在同僚的份上,我帮你延迟了一时辰。”

 

  魏琛给喻文州续了一些元气,然后退出房间。

 

 


  “我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你睁开眼看看我啊!”

 

  叶修将喻文州冰凉的手贴在脸上,红着眼喊道。

 

 

  “叶修,我没事。”

 

  喻文州慢慢从床上坐起来,将叶修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我想和你一起在鹊桥上相见。”

 

  举了举手指上相连的红线,喻文州依旧笑得很温柔。

 

 

  “好。”

 

  叶修踩着祥云飞快地往鹊神殿赶去,正瞧见牛郎和织女站在门口招手。

 

 

  “叶上神,多谢你让我夫妻二人相见,父亲已经答应让我和牛郎回凡间了,这鹊桥以后就留给你罢。”

 

  “多谢!”

 


  侍者带着喻文州去了桥的对面,叶修则站在这边与他遥遥相望。


  然后,他们这对有情人一齐踏上了喜鹊们组成的桥。

 

 

  “上神,祝您幸福!小神会一直撑到您与对面的那人相见的!”


  “喻大人请加油!走不了我们可以当支柱!”


  “能为上神再续缘分,可是我的福气!”

 

  喜鹊们叽叽喳喳地祝贺着,叶修笑着抹了眼角的眼泪,缓缓走致鹊桥中央。


  “叶修,我想对你说......”

  最终,喻文州开始渐渐的消失,叶修张臂拥抱,却只扑了一手的磷光。



  “等我回来,再说给你听吧。”

  叶修最后得到的,就是这句话了。

  还是一只扶着喻文州走了一半路的小喜鹊听到的,然后告诉了他。

 

 

 

  多年之后,某天的七夕,神界出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就是蓝雨终于有了新的首领,解放了压在月老殿一千年的的姻缘树,并且带回了一个险险飞升的小孩子。

  听说那孩子叫卢瀚文,是个很有剑士天赋的小天才。

 

  第二件事情则是鹊桥仙和那位蓝雨首领宣布在一起了,神帝又气又笑地为他们主持了婚礼。

 

 

  那位蓝雨首领原身是一只九尾天狐,渡劫了几千年,飞升时封号勾陈星君。

  另外一位鹊桥仙则是一尾罕见的喜鹊,与月老并称牵线神,曾经年少风华时是一位有名的战将。

 

 


  “那天也像今天一样,我一抬眼,见到的就是你。”

 

  叶修笑着将头搁在喻文州的肩膀上,两人相拥着坐在鹊桥上望着脚下的遥遥星河。

 

  “我其实还想告诉你一句话,当时来不及了。”

 

  喻文州亲昵地蹭了蹭叶修的发丝,眯眼笑道。

 

 

  “嗯,我知道,我现在就回答你。”

 

  叶修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声对着银河喊道。

 


  “喻文州——我爱你!”

 

 

  寒山寺上一颗竹,不能做称有人用,此言非虚能兑现,只要有情雨下显,一出天鹅鸟不见。

                                                                                                          ——等你说爱我

 

———题外话———

前尘如梦(上)


评论
热度(40)

嘿,你好呀


前提!杂食!!慎点!!!
除了all叶,其他随缘杂食
要做一个纯爱清水写手【不存在】
一不小心吃了安利结果总是爬墙
【再吃一口就更新是不可能的】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