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朵朵

【喻叶】鹊桥汇 上

迟来的七夕贺文,请配合鹊桥汇这首歌享受。

 

  又是一年,到了乞巧节这日子份上,闲了许久的叶修突然忙了起来。

 

  反倒是其他神仙都跟没事人儿似得,被神帝准许放了一天的假。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鹊神殿里所有的喜鹊,来由四面八方。

 

 

  有的是人间得了窍有灵智的飞升过来的:有的是妖界长大的被嘱托千万希望的:还有的是在神界被神仙们喂养长大的。

 

  不过,作为一只有志向的喜鹊,是都期盼着被选上的。

 

 

  被传说中的无冕之王、如今的鹊桥仙赞许,是无上的荣耀。

 

  喜鹊会在节日来临之前一直都努力地修炼,直到可以化形成人。

 

  再乔装打扮好了,恭恭敬敬地去参加海选大会。

 

 

  每年的这个时候,叶修都会带着他的侍者们去鹊神殿里挑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合格的喜鹊仙,在浩瀚的银河之上为牛郎和织女搭一座桥,一直撑到七夕这一天过去。

 

  在牛郎和织女相会期间,神仙们也会下凡去侍奉自己的庙内释放祝福,顺带享受一下假期。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七...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

 

  叶修握着笔一边走一边写着记录,但此时他的脸上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并且越走越快,像是要赶紧离开某人的身边。

 

 

  “老叶啊~就算我这把老骨头求你啦,你就帮帮我吧!”

 

  而在他的身后,有一位阴气沉沉的人跟了许久,凄惨的哀求声让殿内所有喜鹊和侍者频频望去。

 

 

  “吵死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快说。”

 

  叶修在本子上划记了最后一笔,然后将手中的毛笔摔向魏琛。

 

 

  “哟,叶大神终于肯理我了,连敬称都免了。”

 

  魏琛嘿嘿地笑了一声,躲开被注满灵力的毛笔。

 

  马上就有侍者走上来收走毛笔,擦洗地板,并且让其他喜鹊退下。


  “我也不废话,就请你跟我去姻缘树下聊聊天就行。”


  魏琛点起一簇烟草,一摇一晃地朝着外面走去。


  叶修皱了皱眉有些不悦,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老冯故意的,哥只工作一天而已,一下就给我加了一年的担子。”

 

  叶修一改之前肃穆沉稳的模样,撩起衣摆,捏着烟杆大大咧咧地和魏琛一起坐在月老殿的姻缘树下。

 

 

  “叶修啊,我都把珍藏多年的宝贝烟草全供给你了,就帮我个忙吧。”

 

  魏琛有点肉疼地将手里的储物袋递了过去,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叶修。

 

 

  “少来,你肯定还有。三袋,不然你别找我,找其他人去。”

 

  嫌弃地瞥了瞥,叶修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哇!你这个无耻的人,敲诈魏老大!”

 

  姻缘树突然晃动了一下,气呼呼地骂道。

 

 

  “我本来就不是人,是仙,你既然这么厉害,求我做什么?”

 

  说罢叶修就要站起来,魏琛急忙拉住他。

 

 

  “老叶!老叶你给我等会!少天这孩子刚渡劫回来脑子有些混,我向你道歉。但是,这可是关系到蓝雨的继承,我参与不了才来找你啊!”


 

  “哦?这事有趣,说来听听,本仙一高兴就答应你。”

 

  叶修拽下婚缘树的枝桠,嗅了嗅上面初绽放的花,在满意地听见黄少天气急败坏地骂声后,笑眯眯地答应了。

 

 

  魏琛是管冥界的,来来往往总有未却了红尘之人,七夕的时候更是火爆到极致。

 

  但他从来没有找叶修来帮忙。

 

  因为他想硬撑一口气让叶修佩服,但这次可不行了。

 

 

  终于眼巴巴地等来了一位风华绝代帅气逼人文武双全的继承人,却被拒绝邀请到神界当蓝雨的上神。

 

  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青年说自己叫喻文州,魏琛很满意。

 

 

  但是喻文州怎么也不肯答应进轮回道去经历下一世,砸了徐景熙精心熬制的孟婆汤,郑轩每天顶着压力劝说他,徐景熙差点就罢工了。

 

  宋晓问他愿不愿意当个差,结果被暗算掉进往生河里。

 

  不过还好不是忘川河,不然捞上来就是间接性失忆,还得扔回凡间醒醒脑。

 

 

  魏琛天天头疼地看着这些麻烦上报,心里却暗赞这小子不愧是他看上的继承人。

 

 

  

  “就是他,也许有太大的遗憾未了,老叶你去问问看,这小子现在连话都懒得和我说了。”

 

  随着魏琛所指的方向看去,一袭白衣的人影站在桥上。

 

  叶修蹙了蹙眉头,感觉头部有些刺痛,虚虚晃掉了眩晕后,他朝那里徒步走去。

  辛酸地抹了一把眼泪,魏琛挥舞着手帕向朝着奈何桥走去的叶修告别。

 

 

  “汝为何不饮了孟婆汤,继续下一世的轮回?”

 

  垂眸沉思中的白衣青年微微一惊,抬头便看见一片紫色的人影出现在离自己非常近的桥栏杆上。

 

 

  面前的人相貌极好,眼角带笑,素颜不着丝毫粉尘,一头乌黑的墨发潇洒地垂落在肩头,再加上那身绣着祥云的紫衣,一看就是个来头不小、不可多得的极品。

 

 

  “因为在下有一心事未了。”

 

  微微做了一揖,白衣青年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听说汝名为喻文州?吾为鹊桥仙叶修,虽然比不上张新杰那个月老,却也是能帮上你一二的。”

 

  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叶修笑着回答。

 

 

  “那就多谢上神了。”

 

  说着说着,叶修竟然劝动了站在奈何桥上一个月的喻文州,一路可以看见两人边走边说,往别处去了。

 

  郑轩恨不得扑上去泪流满面地感激一番,要不是他修为弱跟不上去的话。

 

 

 

  “三生石可看过了?”

 

  带着喻文州飞往南天门的过程中,叶修直接击主题问道。

 

 

  “看过了。”

 

  “将你的前世说来听听。”

 

  叶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瓜子,塞了喻文州一把,然后兴致勃勃地看着他。

 

 

  “有些可能不记得了,上神勿要见怪。”

 

  无奈地笑了笑,喻文州掏出一块手帕包好瓜子,然后徐徐道出了前因后果。

 

  在世的时候,他偶然间捡到一只小喜鹊,养了几年后学会了化形,冥冥之中养出了感情,两人就在一起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小喜鹊消失了,他也老了很多,虽然人生得相貌极好、满城佳人都仰慕,但他还是孤独地过完了一辈子,不知为何往生石上没有过多的解释。

 

 

  “按理来说往生石是会清清楚楚地让汝记个够的,就只有这些线索?”

 

 

  “是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吾这次就破例带你去凡间找吧。”

 

  叶修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壳儿,然后站起身来,对着南天门下的人挥了挥手。

 

 

  “老韩——麻烦你了,我要去一趟凡间。”

 

 

  “后面那个灵魂是哪里来的?若是你私自偷灵会被神帝贬下去受刑,上次吃的苦还不够你回味的?”

 

  守门的人脸色极不好地看着他身后的喻文州。

 

 

  “要是他成怨灵了更不好收拾。”

 

  拉起喻文州的手跳下云,叶修笑眯眯地带着人走进一个阵法里。

 

  喻文州感觉有点熟悉,但什么都没有说。

 

 

  “哼。”

 

  韩文清甩掉手中的长剑站起来,猛地一巴掌拍在身后的阵心上。

 

  云一层一层地散开,最后以叶修和喻文州为中心破了个大洞,两人一齐掉了下去。

  

———题外话———


评论
热度(31)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怜修惜叶」
「曲直」

© 凌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