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喻叶】鹊桥汇 上

迟来的七夕贺文,请配合鹊桥汇这首歌享受。

 

  又是一年乞巧佳节。
  凡间的有情人约心上人出来谈爱,神仙也乐得清闲,纷纷带着道侣下界享受夜市。

  这一切甚好,却有一个人像陀螺一般忙得团团转。

  那个人就是叶修。

  他自觉得刚回来当的鹊桥仙是个闲差事,最多在乞巧节会辛苦一些。可等到乞巧节的时候,就真真令他叫苦不迭了。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唯一特殊些的是,每年的这一天鹊桥仙需登记从四面八方来的喜鹊们,为织女牛郎做好搭桥的准备。

  搭桥得来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喜鹊才行。

  叶修看着殿内四处叽叽喳喳的喜鹊,感觉头疼不已。不过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坐到批桌旁摊开宣纸,旁边的童子则负责报喜鹊的名儿和来处。
  童子是地方神派来的帮手,每年倒是给叶修省了不少事。

  因为在这些喜鹊里,不乏重名的,也不乏相似的,更不乏奇怪的。因此,叶修都得一一仔细写下,待写完后,他还需清点一番。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七...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

 

  叶修突然感觉到背后发凉,便写得越来越快,就在他准备吹干墨水准备重新点数时,魏琛来了。
 

 

  “老叶啊~我来帮你忙啦~”

 

  魏琛笑嘻嘻地走进来,叶修眉毛一抽,然后快速回答道:
  “我忙完了。”

  魏琛停顿了一下,然后跟叶修打哈哈说:

 
  “那老夫来看望下你嘛。”

  由于他将看望这两个字咬得有些重,叶修抬头看了一眼魏琛。
 

  “有什么事直说吧。”

 

  “哟,这么直接,不向老夫敲点东西?”

 

  魏琛这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而叶修眯起了眼睛对他笑了笑。

  “多谢你提醒了我。定金,你懂的。”
 

  魏琛感觉腮帮子都酸起来了,但还是从衣袋里拿出了一块无一丝杂质好玉交给叶修。

  叶修握着玉轻轻哼了一声,然后从座上走下来。

  “那老夫就不废话了,请鹊桥仙随老夫去见一个人。”

  魏琛向叶修拱了拱手,叶修便跟着他传送去了阴间。路上等待着无聊,这两人便扯起了谈。

 

  “诶,老魏你知道么,哥一年的劳动力全献给了今天。”

  “你可就得了吧,老夫一年到头泡在阴间,快发霉了都。”

  魏琛翻了个白眼,拿出烟枪吧嗒吧嗒地抽着,叶修撇了他一眼,然后慢悠悠地开了口。

  “听你们家的小卢说,你又收割了一片上等的烟草。”

  抽烟声突然弱下去,魏琛缩着脖子往边儿挪了挪,叶修看着他的动作,面上越发笑得和善。
  最终,魏琛服了软,从衣袋里摸出两扎烟草给了叶修。
  

 
  “谢谢了,老魏。”

  叶修收好烟草,忽觉耳边传来嘈杂声,便用灵识查探了一下。
  果然,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颗树的身影。

 

  “老叶老叶老叶我刚刚可听见了!你要了魏老大的烟草!你这人真是一点都不客气bulabulabula……”

 

  附身在桃花树上的黄少天抖了不少花瓣下来,叶修拍了拍身上的花瓣,然后抬手戳着桃花树的躯干。

 

  “许久不见,看来你渡完了劫还是个老样子。”

  “呸呸呸!老叶你回来还不是老样子了呢!”

  叶修一阵恍惚,旁边看戏的魏琛却出了声。

  “老叶,正事儿来了。”

  他拍拍叶修的肩膀,然后指着不远处一座小石桥的白影,示意叶修去搭话。

  “那是谁?”
 

  叶修顺着他所指看去,却看不太清楚那人的面庞,只知道是个成年男子站在那。

  “蓝雨的继承人。老叶,这事儿可重要了,你可一定得把那小子拿下。”

 

  魏琛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叶修简单地讲了一下来龙去脉。

  他所属的蓝雨地界是管阴曹地府的,来来往往总有未却了红尘之人,乞巧节的时候更是火爆到极致。

  每天看的生死离别枯等一辈子的事多了去,可今年魏琛偏偏算到自己的继承人会在其中,便急匆匆在奈何桥边蹲了数日,却不想继承人因心事未了在桥上徘徊许久。

  解铃还须系铃人。

  魏琛之前可为了找继承人愁得每天要掉十几根头发,这会找到了,必定要把前缘了却干净。用了个奇怪的法子,魏琛从继承人的记忆中读取到了他的名字和叶修的身影。

  继承人有个听起来很书生气的名字,喻文州。
  而叶修身影的出现,一定是因。
 

  叶修听到那人名字的时候愣住了,眼前不禁浮现出他渡劫时遇到的……

  遇到的……遇到的谁?
  迷茫地眨眨眼,叶修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小石桥上。

  喻文州也发现了有人过来,便转身去看。

  这一转,便让他到消散时,都没忘却。

 

  “你为何不饮了孟婆汤,继续下一世的轮回?”

  虽然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惊艳,但叶修还是认真地向喻文州提出了疑问。

  喻文州痴痴地看着他,好一会都没回应。

  叶修的相貌极好,可以称得上是天界的美男子之一,放在人间自然也是极品。

  他却觉得,这人像极了那时未长开的小喜鹊。

 

 

  “因为在下有一心事未了。”

 

  微微做了一揖,喻文州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听说你名为喻文州?吾是鹊桥仙,虽然比不上月老,却也是能帮上你一二的。”

 
 

  “那就多谢上神了。”

 

  说着说着,叶修竟然劝动了站在奈何桥上一个月的喻文州。两人一面交谈着一面往天间的传送阵走去。

  一旁目睹了的全程的郑轩恨不得扑上去感激叶修一番,要不是魏老大拉着他回去处理公事的话。

 

 

 

  “三生石可看过了?”
 

 
  “看过了。”

 

  “将你的前世说来听听。”

 

  叶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瓜子,塞了喻文州一把,然后兴致勃勃地看着他。

 

 

  “有些片段过久了不记得了,上神勿要见怪。”

 
  喻文州掏出一块手帕细细包好瓜子,然后认真回想脑中的记忆。

 

  在世的时候,他偶然间捡到一只小喜鹊,养了几年后学会了化形,冥冥之中养出了感情,两人就在一起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小喜鹊消失了,他也老了很多,虽然人生得相貌极好、满城佳人都仰慕,但他还是孤独地过完了一辈子,不知为何往生石上没有过多的解释。

 

 

  “按理来说往生石是会清清楚楚地让你记个够才对,怎的只有这些碎片?”

  “在下也不知。”
  喻文州看着叶修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所以然的样子,眼底不知何时浮起一片笑意。

 

 

  “那我这次就破例带你去凡间找吧。”

 

  叶修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壳儿,然后站起身来,对着南天门下的一位神将喊了一声。

  “老韩——麻烦你一下——我要去一趟凡间!”

 

 

  “你后面的那个灵魂是怎么回事?”

  韩文清脸色极不好地看着他身后的喻文州。

  “需要了却心事之人。”

  叶修笑着拉住喻文州,然后走到传送阵里头去了。喻文州握着他温热的手,动了动唇,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哼。”

  韩文清将手中的长剑插入地里,闭眼念着法咒。

 

  叶修与喻文州脚下的云突然裂开一个大口子,然后将两人吞噬进了凡间。

  

评论
热度(30)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爬墙飞快,若有喜欢的坑请务必打断我的腿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