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颜

【all叶】深渊

预告
1.分裂的人格

  无数次地折磨和犹豫,叶修再一次从床上醒来时,终于鼓起勇气用双手掐住了躺在身边的人的脖子。

  和平常那毫无常理的性格变化完全不同,睡着的他如同婴儿一般圣洁纯净。

  有那么一瞬间,叶修觉得自己恍惚中又看见了昔日里那个微笑的青年。

  自从到这里所遭受的种种痛苦,表面上好像已经习惯了,却还是忘不了当初的愧疚。

  如果不让他们到这个地方来就好了。

  叶修的手微微松动了一些,而那人早已睁开了眼睛。

  满满的恶趣味与儒雅的外表似乎没什么违和感,但再也不是叶修认识的那个“他”了。

  “为什么不杀了我?你明明有这么多机会。”

  将准备逃下床的叶修拉回怀里,那个恶魔一般的人格凑近他的耳畔说道。

  而叶修只是狠狠地将头转过去不看他,就算挑逗的亲吻也没有任何作用,倒是让他有了一些兴趣。

  不同于那温柔的嗓音,他狠狠地钳制住叶修的下巴将人扳过来。

  “又在闹脾气吗?没用的,来,好好地看着我的眼睛……你哭了?”

  而当他正准备好好地审视一下时,却在看到叶修的模样时愣住了。

  啪嗒啪嗒。

  眼泪控制不住落了对方一手,叶修慢慢蜷缩起来。

  尽管许久都没有听到过呜咽突然在这一刻爆发,努力压抑着情绪的声音却像是石头一般通通砸在了他的心上。

  啊,真是奇怪,他竟然感觉心空落落的。

2.痛苦的眼睛

  好难受。
  他捂着右眼,跌跌撞撞地走下楼梯。

  身上没扣好的饰品哗啦哗啦地落了下来,叩击在台阶之间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上面镶嵌着奢华的宝石似乎脆弱无比,顷刻间碎成了一片片的废渣。

  不过他根本不在乎,因为这些东西丝毫入不了他的眼,带上这些无聊的小玩物是为了叶修开心。

  但现在的他十分危险,必须离开这个地方,因为他不想伤害叶修。

  “你去哪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台阶上的叶修有点迷糊地揉了揉眼睛,正欲下来却踩中了一些没有碎掉的宝石,直接从没有栏杆的楼梯空隙中滑落下来。

  在他的领域里,叶修是从来没有穿过鞋的,因为总是被他抱来抱去的脚不沾地。
  而且他也有点洁癖,一般自己家里干净得光着脚都没问题,所以叶修到他这里小住一段时间都不用担心。

  此时他再也顾不上诅咒的反噬,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楼梯下接住从高空掉下来的叶修。

  叶修安安稳稳地被他接住,苍白的脸上似乎有些迷茫,微微眨了眨眼睛,然后习惯性地将双手环上他的脖子。

  “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从来都没有这般感到恐慌。

  叶修就像毒一样,让他上瘾了。

  “你很久没有像昨天一样折腾得我腰酸背痛了,今天早上起来还有些累。”

  拉下人的脖颈,叶修笑眯眯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诅咒还在,于是将叶修放下,转身离开。

  但没想到的是,叶修竟然追了上来,死死地环住他的腰。

  “你怎么了?和平常不一样。”

  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他突然将人甩了下来,自己也跪倒在地上,发出奇怪的吼叫声。

  “呃啊————!”

  因为来到这里一段时间身体也发生了变化,这么一摔叶修只是左手脱臼了。

  但此时叶修丝毫不顾脆弱的身体,而是绕到恋人的面前拥住了他。

  他努力想遮住那只眼睛,但痛的浑身颤抖的他不经意将翠绿的异瞳从指缝中露了出来,叶修用还能动的右手掰下他捂住脸的手,然后低头吻住了那只异瞳。

  渐渐地,他感觉自己不再焦躁,叶修的安慰像是镇定剂一样,止住了他这一段时间来压抑的痛苦。

  爱情这种魔法,他只学过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3.冰冷的太阳

  “在吗?”

  叶修轻轻叩了叩门。

  “进来。”

  有些沉稳的声音传出,门自动开了。

  而敞开后的门一直到房间的尽头只有一座巨大的王椅,上面坐着一个威严的男人。

  他身上穿着的却是看似很普通的赤红常服。

  王椅的四周散落着奇石和异宝,绵长的红色地毯从王座一直延伸到叶修的脚下。

  而叶修似乎早就习惯了,喜笑颜开地朝那个男人跑去。

  “身体还是很难受?”

  将朝自己扑过来的人拥入怀中,如同王者一般的男人眼底满满的温柔,和那可以当作核武器的脸完全不同。

  “每次来你这里都会暖洋洋的,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倒是你和我确认关系之后越来越温柔了。还有,你的心脏一直是冰冷的。”

  “没事,这个塔里的人都有后遗症,所以你也要注意身体,不用管我。”

  叶修懒洋洋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用手指轻轻地在心口画圈圈,笑得非常开心。

  突然,他捉住叶修作乱的那只手,低头闻了闻脖颈处,然后眉头便皱成了死疙瘩。

  “说,你是不是又偷魏琛的烟草?!不要命了?怎么总不爱惜自己?再乱折腾你的身体就受不了了,如果把你囚禁在我身边就不会这样了吧。”

  心虚地缩在男人的怀里,叶修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乖乖听着训话。

  舍不得打,骂了之后又心疼恋人那幅没精神的样子,他胡乱地揉了揉叶修的头发以示惩罚。

  好一会儿他又觉得不妥,于是直接亲了上去。

  看着叶修一脸羞红和挣扎的样子,他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不听话的小猫,就得像这样好好调教。

4.蔓延的噬血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了,叶修从床上醒来时,就一直是被青年压住的。

  动来动去哪里都是在点火,叶修无奈之下只好吻上那张薄唇。

  果然,青年睁开了眼睛。

  “叶修。”

  “诶,我在,起床吧。”

  “好。”

  青年像动物一样依赖地蹭了蹭叶修的颈窝,然后将被他压了一晚上的叶修抱起来,两人一起靠在床头。

  叶修伸手拨开黑色的床帘,柔和的太阳光照射进来,又是新的一天。

  转过头去看青年,叶修不禁地将手抚上他的脸庞。

  “你又长漂亮了。”

  “你更好看。”

  那双勾人的眼睛始终没有从叶修身上离开,青年一字一句地咬着,揽着腰的手更加地紧了。

  “嗯…今天是诅咒复发的日子吧?咬哪里?这里吗?”

  见青年总盯着自己的脖颈,叶修笑着用手环住他的身子,脆弱的脖颈暴露在青年的牙齿下。

  “我…咬了,忍一下就不痛了。”

  担忧地说了一句之后,青年的眼眸突然变成血红色,张开嘴不轻不重地咬上了叶修的脖子。

  血液静静地流入喉中,随着血液的流失,青年眼底的红色也慢慢褪去。

  好一会儿,叶修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而青年安静地将人搅入怀中止血,喂下补血的药物后便睡下了。

  舌头似乎还贪恋着鲜血的余味,他砸吧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笑。

  前辈的血,异常的美味呢。

5.午夜的歌会

  午夜12点,叶修应他的邀请来参加歌会。

  门口两名守卫一见叶修的到来,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打开花园的大门。

  进入花园,扑面而来的是花香和各种声音的交织。

  在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所有的宾客都看向叶修,然后围上来笑着打招呼。

  突然所有人都散开了,戴妍琪从人群让开的一条路中走出来,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直到行到叶修的面前,她行了一个礼,然后请叶修上花园的塔上去。

  送到塔下之后,戴妍琪悄然无声地退下,叶修的四周又喧闹了起来。

  进入塔中一直往上走,慢慢地,他离喧嚣越来越远,空旷的楼梯上只有咯哒咯哒的脚步声。

  这座塔里没有灯,而是用亮晶晶的源石照明,周围虽然有些昏暗,但还是看得清布局的。

  楼梯的两边扶手上是开得绚烂的玫瑰花,墙壁上是五颜六色的图腾,而空旷的水晶台阶下面也可以看到花园的全景。

  一直到塔顶,叶修才吁了一口气,在即将要坐倒在地上时被人抱了满怀。

  “你这地方真可怕,小戴一个姑娘家还敢待这么久真是被你养歪了。”

  “但你还是来了,我很高兴。”

  面前抱住他的是一个颓废的青年,礼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白皙的脸庞上有着长年失眠的眼圈,但丝毫不影响那俊秀的外表。

  塔顶是一间人偶制作室,桌上有一只刚做好的机械蝴蝶,地上散落着丝绸和小零件。

  青年将叶修打横抱起,径直走到桌旁的窗台上,然后将人放在那里。

  转身捻起那只做工精巧的蝴蝶递给叶修,他期待地看着叶修。

  “你还真是了解我。”

  两指间轻轻一按,熟悉的音乐声响了起来,塔下的群众突然安静了许多,然后齐声随着调子唱起歌来,声音传到了塔顶。

  在这里,最能看到的就是盛大、独一无二的歌会了。

  但此时叶修却将蝴蝶搁在一边,将青年企图藏在身后的手拉了出来。

  右手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看得他无比心疼,叶修急忙从衣兜里掏出药给人抹上。

  “虽然知道你的职业是机械师,制作这些精细的东西肯定很费心吧,下次别放那些东西打扰你了。”

  看着叶修如此心疼他的模样,青年眯着眼笑了。

  只要叶修喜欢的,他都可以做出来。

  只要叶修害怕孤独了,把所有人做成人偶陪他也可以。

  只要叶修永远待在他身边就好了。

  而塔外他所创造的作品们正如常人一般行动着,在深夜的歌会中肆意歌唱,沉迷在无尽的欢乐中。

——题外话——
⊙▽⊙我回来啦
 

评论(13)
热度(90)

有约不来过夜半,此心安处是吾乡


爬墙飞快,若有喜欢的坑请务必打断我的腿








「怜修惜叶」

© 展颜 | Powered by LOFTER